女处长,我能拿什幺抵挡你的诱惑?

制服诱惑 2019-08-19 01:55:56网络整理

偶尔来到这个论坛,瞻前顾后一番,我下决心来一段自己不够精彩的隐私,算给自己一次宣泄的机会吧。

这不是一个传奇故事,只是我人到中年的一次激情碰撞,其实属于很俗套的经历,但对我却有着刻骨铭心的深刻。夜深无眠,借我这两天的休假,权当空镜独视,拿出来大家共用——

大学毕业后我留校当了助教,碌碌无为地度过三年岁月,没有任何成就感,又不想继续误人子弟,正在水深火热中无奈时,一个偶然的机会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那年校庆我邂逅一位老校友,一位权重而德高望重的领导,学校派我全程接待陪同,两天的接触后他离开学校。过不久组织找谈话征求我的意见,愿不愿意到机关工作?再过不久,我象逃兵似的离开呆了七年的培育过我的大学来到机关,担任这位长辈的秘书,从科员到主任科员,科长到副处长,一干就是又是七年。七年的秘书工作和生活,磨光了我的感慨,磨光了我的自我,甚至忘记我是谁?该是谁?直到此后我任职到一个贫困县当常委、宣传部长,这才找到点自己的感觉。感觉才找到,还没进入角色,一纸调令又让我走回秘书的生涯。

老领导——我的校友因为工作的出色和掌握一门流利的外语,奉命调入北京,临行前点名让我继续跟他身边工作。就这样我留下妻子女儿,独自进京,继续我的秘书生涯。一晃又是一个三年,当然级别由副处已经扶成正处,只是不再有职务,不带长。在这遍地是官的北京,正处级的我得乘一号线倒环线走十五分钟的路程上班下班,而且基本没有朝九晚五,一个字——累!

一次非正式的饭局我认识了她。席间有我的两个老乡——张和王,也属官场北漂族,一居副司局级,一个正处。还有一位据传身缠几亿的实业家,老乡称他做孟总。说据传是因为我对其十分陌生,酒也不投机,话也不投机,所以聊不到一起,年龄至少得比我大七八岁吧,但却把我“大哥”、“哥哥”的叫得头晕。

酒过一轮,来了一位极具风韵的少妇,年约三十三左右,或年轻点,因为她皮肤极好的缘故,不容易判断出真实年龄。

因时值三九,初入门时没特别感觉,穿着厚厚的灰色冲锋衣,加之个头不低,得有近一米七吧,估计我和她站一起不见得比她高出多少,再说她还穿着高跟鞋,初入门显得太“厚实”了,孟总赶忙接上一步跟我介绍,这是X处长。这里且代称我的女主人公姓赵吧,其他人他们都认识。

赵处长很轻描淡写地带了一句:“是副处长。”接着脱衣,落坐。端庄、大气,丝毫没一丝闺气,令人刮目。可能因为她穿着红毛衣,色彩艳丽,又衬着高耸丰满胸部的缘故,我当时大概是眼前一亮,有点恍惚,因为我从她不经意漂我一眼的眼神里找到了我不再具有往日的从容淡定。那一刻,我发现我不够具备一个的大领导秘书的素质,我有点醉,当然不是因为酒。

我不再敢多注视她,职业的习惯让我很快平息住自己躁动的情绪。

酒过三巡,多话的孟总不断地劝酒,我不知觉中感到了酒精的告诫,长期养成的政治觉悟起了作用,我不再有太多言语,当孟总“大哥”声再起时,我便起身奔卫生间而去,要幺就拿起电话不知所云地漫游一番,这时她的电话铃声也起,她拿电话转身走向窗边背对着我们,使我有机会细细地从背后端详着她,她身着一条十分笔挺的西裤,笔直的双腿支撑着浑圆的臀部,成熟的女性魅力无可抵挡,我的任何描绘都苍白无力。

可以看得出来,我的两个老乡是绝对的被倾倒,从他们向她敬酒的对白里连服务员也能暧昧地浅笑。逐渐大家越来越开始目标集中我了,随着话题的深入,我知道今晚的东主是孟总,赵处长是孟总的亲戚,我的老乡则是孟总集团的“高级顾问”,当然也许就顾不上也问不着。但今晚的主宾却是当仁不让的我,因为我是首长秘书,近水楼台啊!我也随着话题和酒精的深入中提高了警惕性,常常顾左而言右,人云亦云,不知所云,席间的交谈绝对的哈哈对哈哈,只把孟总给郁闷得,一个劲地对我的老乡挤眼,对着赵处长说我能喝啊!没喝好啊!转眼间一瓶1斤4我平日喜爱的蓝带见底了,我欠身,说:“今天总量控制了,我得回家了,晚了老婆得查岗,还有明天有会,再会吧。”也不顾老孟的殷勤,和老乡握手道别,大家见我坚决,也就不再坚持,一并散了。出门后老孟买单稍落后,大家都要送我,赵处长问我住的地方后说:“我顺路,我住大钟寺,我送你吧。”我没拒绝,等老孟出来后,我们道过别,我上了她的君威,过车后上副驾时,夜灯亮处发现她的车牌是海军车牌,纳闷,但没问。

Copyright © 先锋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