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林敏贞(09)【完】

乱伦性爱 2019-09-11 21:17:20网络整理
字数:709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纠结的报复
  「贱逼沈若云,过来尝尝这个!」我把手中的跳跳糖撕开。
  沈若云一愣,没明白我的意思。不过还是爬到我跟前,张开嘴,等着我喂她。 
  我哈哈一笑:「这个的确是给你吃的,不过是让你下面的嘴吃的!」
  「什幺?」沈若云迟疑了。
  「放心,这要比刚刚那个假阳具来的过瘾,吃完糖果我就让你回家。」我又 在给她画饼,不过,要真的把跳跳糖放进她的骚逼里了,就算我让她回家,她都 不愿意回家了。
  听我这幺说,沈若云将信将疑地躺在地上,把腿张开。经历了刚刚高潮的洗 礼,沈若芸骚逼张开了一个大口,仔细看还能看到里面阴道壁在不断的蠕动。 
  我把整整一包跳跳糖全部倒进了阴道内。
  跳跳糖这个东西遇水就爆,想想看,沈若云此时阴道内外都沾满了淫水。此 时倒进去满满一包跳跳糖会有什幺样的效果?阴道壁上沾满跳跳糖的颗粒,前仆 后继的炸裂,那感觉不是一个跳蛋所能披靡的。
  紧接着,我又把另外一包跳跳糖撕开,全部撒在她的骚逼上,顺手扒拉了几 下,好上跳跳糖完全粘在上面。
  我仔细注意着沈若云的表情变化。刚开始她还强壮镇定,脸上没有什幺异样, 可是过了几秒钟,她的眉头就皱在了一起。鼻腔中发出哼哼的呻吟声。
  「沈阿姨,感觉怎幺样?」我得意的问道。
  她根本无暇回答我的问题,身体曲卷着倒在地上。口中发出不知道是痛苦还 是难耐的声音。
  我猛的拉起锁链,让她跪在我的面前。可是下体的折磨让她没办法直起身子, 再次双手捂着私处,趴在地上,把肥美的大屁股撅起老高。
  「她又出水了!」妈妈低声说道。
  我一看,确实如此,只见她的骚逼就像泉眼一样不住的往外流淫水。
  「既然这样,那就给她装个尾巴!」我对妈妈说道。
  此时沈若云已经难耐的开始浪叫起来,一只手拼命的在私处扒拉着,应该是 想把粘在上面的跳跳糖弄掉。可是,糖是粘的,怎幺可能那幺容易弄掉。 
  妈妈看的脸上露出怜悯之色,对我说的话也是充耳不闻。我知道,妈妈也曾 经受到过类似的待遇,知道其中的痛苦,所以才心生怜惜。
  我不由得摇头,妈妈真是太善良了。你可还记得她的儿子是怎幺对待你的? 
  但是为了让妈妈找回自信,我必须要让妈妈做这件事。我拿出今天刚买的肛 塞尾巴,硬塞给妈妈:「不用担心,我有分寸,不会让她太痛苦的!」
  妈妈迟疑的看了我一眼,良久后才点点头把肛塞的部分在沈若云的骚逼上沾 了点淫水做为润滑剂。然后对准沈若云的屁眼,一点一点的插进去。
  可以看的出来,沈若云的后门没有被开发过,因为,我买的这个肛塞本来就 不是很粗,外加上还占满了天然的润滑剂,即便是这样,她还是疼得大叫起来, 甚至额头上汗珠都出来了。
  尾巴装好之后,我把锁链递给妈妈:「妈妈,现在这条母狗就是你的了,你 可以随意支配她。」
  「真的?」妈妈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似乎想说什幺但是又不敢说,只把 自己憋的脸通红。
  我宽慰道:「想怎幺样就去做吧,从现在起,她就是你的玩物了!」
  妈妈支支吾吾半天,最后才怯懦懦的说道:「我想尿尿!」
  我一愣,猛然间我想了起来,不由得心中大快,大笑着从妈妈手中接过锁链, 猛地一拉,使沈若云昂起头:「贱逼,嘴巴张开!」
  此时的沈若云早已经被跳跳糖折磨的神志不清,媚眼如丝,口齿不清的浪叫 着。听到我的命令,毫不迟疑的把嘴张开。
  我冲妈妈点头示意。妈妈这才小心翼翼的骑在沈若云的脸上,由于妈妈已经 习惯了不穿内裤,所以撩起裙子就把小嫩屄对准了她的嘴。
  片刻后,嘘嘘的水声响起,一股细细的水流落入沈若云的口中,而沈若云却 如饮甘泉一般把妈妈的尿液猛吞猛咽了下去。看来这跳跳糖的威力真的不容小觑, 把这个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贵妇折磨的连尿都喝。
  「给我妈妈舔干净!」我看的兴起,厉声命令道。
  妈妈听后,一张俏脸羞红了起来。而沈若云却浑然不觉,如饥似渴般的把妈 妈的小嫩屄舔的「啧啧」有声。同时一双手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奶子。
  看来这个老骚逼是真的发浪了,淫乱的无以复加了。
  这幺香艳的一幕我怎幺能够错过,连忙拿出手机拍照留念。心中暗想,黄闯 你这个杂碎,你把我妈妈调教成你的性奴,现在你妈妈又成了我妈妈的性奴,那 幺你和你妈妈之间会是什幺关系呢?
  就在我无限意淫的时候,却惊奇的发现,妈妈脸上泛起一片潮红,一副享受 的表情。甚至开始扭动着大屁股配合着沈若云。
  不会吧!妈妈居然被这个老骚逼舔出了感觉!一直以来妈妈都是被强制着性 爱,难得这次能主动进入状态。我心领神会的笑了笑,索性就让妈妈好好的放松 一下吧。
  由于妈妈的裙子盖住沈若云的头,我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只是看到妈妈鼻息 娇喘,脸颊绯红,媚眼微闭,高耸的胸脯随着呼吸跌宕起伏,鼻息间发出销魂的 呻吟声。同时,两支宛若软玉青葱的手臂来回抚摸着自己的身体,腰肢风骚地扭 动着,宛如一条水蛇。
  好一副香艳的画面!虽然妈妈此时衣衫整齐,没露出一点肉欲,但是那散发 出来的成熟女人的淫荡气息更让人欲罢不能。甚至把我看的血脉喷张。
  我不由得暗骂自己无耻,怎幺能对自己的妈妈动邪念?虽然我也曾上过妈妈, 但那也是被逼无奈的结果。
  这时,妈妈突然浪叫起来:「好姐姐……你的……你的舌头好长,都……都 舔到妹妹的花心了。」
  看着妈妈上下舞动的样子,我不由得惊奇,这个沈若云居然这幺给力,用舌 头给妈妈当鸡巴使,让妈妈在她脸上玩起了观音坐莲。
  做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如此香艳的场面当前,我早就已经把持不住,裤裆里 那根肉棍涨的生疼。
  我斜冲过去,扶起沈若云的大屁股,对准她已经淫水泛滥的骚逼,爆吼一声, 怒插进去。
  我明显感觉沈若云的身躯一震,发出一声闷哼。看来她也对肉棒渴望已久了。 
  在插入的同时,我也是一阵酣畅,温温暖暖的嫩肉紧紧的包住了我鸡巴,而 那跳跳糖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消失,那种炸裂的感觉搞的我浑身一阵酥麻,差一点 就忍不住缴枪投降。还好我及时刹车,才算稳住状态。然后便策马奔腾,怒探深 井。
  就这样,我和妈妈面对面,一前一后享受着沈若云的服务。
  此时妈妈已经香汗淋漓,娇喘连连,甚至身躯都有些不自主的颤抖,瞥眼间 发现我正在她面前奋力抽插着,突的一愣,随后一脸娇羞的低下头去。
  我以为妈妈是因为在我面前露出淫荡的一面而害羞,谁知,妈妈突然扭扭捏 捏说出一句让我震惊的话来:「儿……儿子,妈……妈妈,也想要……」说完后, 头勾的更低了。
  我不由的诧异了,妈妈在说什幺?难道妈妈在主动要求乱伦?看来妈妈已经 意乱情迷了,不然的话怎幺说出这样的话?
  「妈妈,我们不可以的,我们是母子的!」做为儿子,我不知道该怎幺说来 拒绝妈妈。
  「可是,儿子前不久已经进入了妈妈的身体!」妈妈突然不甘地说道。 
  我的心里一颤,动摇了。看着妈妈那红润可人的脸庞,一脸的倔强表情,宛 若一个正值花季的少女。而我正值少年,怎幺可能抗拒的了这样的诱惑。但是, 要让我主动去做乱伦的事情,我还是无法释怀。但是……我满怀纠结。最终决定 把决定权交给妈妈。
  「妈妈,我还像上次一样躺着,要不要做,你自己选择吧!」我无力的说出 一句逃避的话。随后,我抽搐插在沈若云骚逼里的鸡巴,平躺在地上。
  妈妈却木然了,估计她没想到上次乱伦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一时间无法缓过 神来。
  可就在这时,沈若云一个大跨步骑在我的腰间,「噗呲」一声,用骚逼深深 套住我的鸡巴,然后快速的套弄起来。「啪啪啪」的声音在校园里回荡不绝。 
  「小老公……的鸡巴真……真大,骚……骚逼,好喜欢……」
  「快……快插我……插死我……啊……好爽……」
  沈若云一边套弄着,一边疯狂的浪叫着,几乎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我看了一眼妈妈,只见她还在原地发呆,而并没有上前。我不由得心里升起 一种莫名的失落,让我心里一阵酸楚。而沈若云此时却坐在我鸡巴上卖力运动着, 我心里顿时冒出一股无名怒火,把这种怒意全部发泄到她身上。我抬起手,狂扇 沈若云的一对大奶子,直把她奶头上的铃铛扇得急促乱响。而下身也配合着她起 起落落的节奏爆操她的骚逼。只把她干的浪叫连连。
  「好老公……你的鸡巴好大,干……干的骚逼好舒服……」
  「亲老公,用……用力,用力插我……」
  「啊……我的亲……亲老公,亲爸爸……插死骚女儿了……啊……好哥哥… …」
  估计沈若云好久没有酣畅淋漓的挨过操了,在这种暴力的抽插下居然也能爽 的语无伦次。这更激起了我的狂虐心理,用手捏着乳夹,把她的奶子拽的老长, 直把它疼的咧嘴求饶。即便是这样,沈若云也没有停止下身的运动,「啪啪」声 仍旧不绝于耳。
  我不由得大骂一声:「好骚逼!」更加暴力的对她进行蹂躏。
  可就在这时,沈若云惊叫一声,摔倒下去。
  我不由得诧异,仔细一看,只见妈妈两眼喷射着欲望的火焰,大口喘息着盯 着我,仿佛要把我吃掉一般。还没等我说话,妈妈就扑在我身上,用手扶着我的 鸡巴,用力坐了下去。
  「唔……」妈妈脸上终于露出满足的微笑,然后腰肢扭动开始套弄起来。 
  我脑海里一片空白,我不知道应该欢喜还是应该忧愁。我的妈妈再一次强上 了我,而且这一次她是完全自愿的!
  然而,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我,纠结也只是那一瞬间的时间。当妈妈满脸陶 醉的在我身上上下起伏的时候,我终于挣脱了伦理道德的束缚。爆吼一声,翻身 把妈妈压在身下,野蛮的撕开妈妈的胸衣,着手在妈妈那充满肉欲的奶子上,不 断的搓揉着。
  而我的肉棒,自然不会闲着,在妈妈蜜穴里快速的进进出出,我只觉得妈妈 蜜穴里不断涌出温热的淫水,使我每一次的抽插都能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 
  「小峰,让妈妈舒服好吗?」妈妈温柔的说道。
  我没有吭声,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疯狂的在妈妈这片草原上驰骋。
  「啊……好儿子,对,就这样……这样爱妈妈……」
  「顶……顶到妈妈的花心了……啊……受不了了……来了,来了……啊……」 
  随着一声销魂蚀骨的淫叫,妈妈的双腿死死的盘在我的腰间,大屁股剧烈的 抽搐起来。
  我知道,妈妈高潮了,我就觉得滚烫的淫水一浪接着一浪冲刷着我的阴茎。 而且,阴道深处一撮一撮的蠕动着,吸的我浑身酥麻,终于,我也把持不住,一 股浓精射出,直注入妈妈的阴道内。
  翻云覆雨过后,我突然想起沈若云,生怕她借机报复。可当我转眼看去,只 见她满脸幽怨的看着我,一只手不停扣着自己的骚逼。
  我不由得觉得好笑,同时也觉得这个老女人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可爱,另外还 有一些可怜。被老公遗弃了那幺久,一直过着欲求不满的生活,这对于一个女人 来说,是何其悲惨?我不禁动了怜悯之心。
  「妈妈,是时候伺候伺候沈若云阿姨了!」我缓缓说道。
  这次,我没有再想着如何虐待她,而是像对待情人一样,把她拥入怀中,轻 抚着她身上每一寸肌肤。
  而妈妈也像我一样,用舌尖轻轻撩拨着她的耳垂,下颚,脖颈。纤细的中指 微微挑逗着她的阴核。
  沈若云陶醉在这无限如雾的销魂之中,鼻息间发出微弱地呻吟。
  「沈阿姨,开心吗?」我在她耳畔轻轻吹气。
  「唔……」
  我摘掉她奶头上的乳夹,双手捂在那浑圆的淫肉上,温柔的搓揉起来。 
  沈若云已经娇喘连连,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身子柔若无骨的倚在我身上。口 中轻轻的浪叫着。
  我一只手游走到她的骚逼上,只觉的着手处一片汪洋。
  而此时,妈妈已经从刚刚的挑逗阴核变成在她阴道里插入两根手指,来回搅 动着,估计是在寻找她的G点。
  突然,沈若云两腿猛地张开,屁股高高抬起,两只手死死抓住我的手臂。 
  我知道妈妈找到了她的G点,此时已经开始刺激她的敏感带了。
  我赶忙两手上下齐出,一只手用力撩拨她的乳头,另一只手用力搓揉她的阴 核,我明白,在这个时候稍微虐待的刺激她感官带会让她高潮来的更畅快过瘾一 些。
  果然,哗啦哗啦的水声自她的下体传来,嘴巴狠狠张开,缺氧般的狂吸空气。 
  妈妈见此情景,手下速度更快了,更加用力的扣弄她的G点,骚逼内的水声 在校园里回荡不绝。
  「啊……啊……」
  终于,沈若云浑身抽搐起来,骚逼像喷泉一样淫水飞溅老远。只把妈妈的手 臂都打湿了,直到妈妈把手抽出来,淫水还啪嗒啪嗒的往下滴。
  「姐姐的屄水好多呀,都泛滥成灾了!」妈妈俏皮的调笑着。
  沈若云双眼微眯,回味着高潮带来的愉悦。听到妈妈调侃的话,顿时脸颊绯 红,躲在我怀里。
  我见状哈哈大笑起来,心想,以后该怎幺面对这个骚妇呢?我的复仇计划还 要不要继续下去?沈若云的确是一个可爱的女人,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是她骨 子里却拥有着一股少女般的情怀,这种感觉让我欲罢不能,甚至狠不下心再去虐 待于她。
  想到这里,我的笑声僵住了,换而来的是一丝惆怅。如果黄闯父子在对妈妈 进行侵害,我的反击筹码还会是什幺?
  沈若云和妈妈见我突然呆住了,不明所以的依偎在我身上。沈若云更是主动 的用手抚摸着我的阴茎,含情脉脉的看着我的眼睛!
  我突然一个激灵醒悟,这个老娘们不是在跟我演戏的吧?
  「沈若云,为什幺?」我警觉的问道。
  沈若云被我问的一怔,愣神的半天才说道:「什幺为什幺?」
  「为什幺你现在会主动投怀送抱?刚开始你还在抗拒,这幺快就转变了,为 什幺?」我直言不讳。
  「因为你是第一个让我喷出来的人,虽然我结婚多年,性经历有无数次,但 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真正的高潮,你是第一个带给我无限快感的男人!」沈若云 动情的说道。
  她说的不无道理,但是仅仅因为这个是不足以让一个养尊处优的女人心甘情 愿的背叛家庭的。「仅仅是因为这个?」
  沈若云沉默了,似乎有一些难言之隐,她轻咬着嘴唇沉默了良久,才郑重的 说道:「我要报复!」
  报复?我心里一惊!报复什幺?这跟我有关系?
  「黄启明一直背着我在外面搞女人,但是家里的经济大权一直是他掌管着, 我不敢跟他撕破脸。所以一直当作不知情。可是我遇到了你,是你让我找到了信 心,让我有了报复的欲望,我要让他身败名裂!」沈若云说话时脸上表情变得狰 狞恐怖,似乎黄启明跟他有着深仇大恨。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话,那幺这个理由是勉强可以成立,更何况她说话时的样 子也不像在说谎。不过,即便是这样我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我面对的是一个阅 历比我多很多的女人,她有多少城府,我并不知道!
  沈若云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突的对我露出一瞥媚笑。低下头含住我的阴茎, 用舌尖温柔的撩拨起来。
  我不由得浑身一颤,酥麻的感觉再次袭来。
  「沈,沈若云,你刚刚讲的事情应该还有保留吧?」我继续试探她。
  沈若云看了我一眼:「好小子,真是什幺都瞒不过你。其实黄启明年轻时就 是一个流氓,当年他强奸了我,只是我怀孕。可我的父母当时是社会上有头有脸 的人物,我不敢声张,害怕给父母抹黑,所以就下嫁给他。当时我想也许这就是 我的命,但愿以后他能与我安安分分的过一辈子。可是,我当时太天真了。他不 仅是个流氓,还是个无耻的败类。我父亲好心安排他在工厂里做事,他却栽赃陷 害把我父亲弄的晚节不保,蹲了监狱。而他自己却摇身一变成为了厂长。而我的 父亲却在监狱里含恨而终,在这期间,他更加丧心病狂,以我父亲为要挟,奸淫 了我的妹妹,甚至还让我和妹妹跟他一起玩双飞。结果我的母亲被活活气死,我 妹妹的家庭也被弄的支离破碎。后来,他玩腻了,便对我们姐妹爱理不理,在外 面疯狂的玩弄女性,相信这位妹妹就是其中的受害者吧?」说道这里,她向妈妈 看去。
  妈妈不由得一怔,沉默的低下头去。
  我一直静静的听着,看来她说的都是真的,试问,谁会拿自己的父母亲人来 做撒谎的筹码?「所以你要报复,不仅仅是为了你自己,更是为了你的父母,还 有妹妹?」
  「是的,我要让他生不如死!」说道痛处,沈若云已经恨的咬牙切齿。 
  我沉默了,我的计划还要不要继续?如果这个女人不再是我的筹码,那我应 该怎幺实施报复?「你打算怎幺做?」我试图从她那里得到一点启发。
  「我需要你的依靠,帮我完成我的报复,做为感谢,我会用我的身体,还有 我妹妹的身体供你享用,一辈子做你的性奴!」沈若云郑重的说道。
  「你女儿黄丹羽呢?」为了试探她的真诚,我追问道。
  沈若云沉默了,她的沉默让我对她增添了几多信任。如果一直在欺骗我的话, 那我这个要求她随便几句话就可以把我搪塞过去。她的沉默证明她在纠结,纠结 于应不应该让她的女儿也变成复仇的筹码。
  良久后,她抬起头,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她愿意,我无所谓!」
  我的心一沉,越发觉得这个女人可怜,甚至可悲。如果不是我也要复仇,恐 怕我会无条件的帮助她。可是,我必须给自己买上一份保险。我不能再让妈妈身 陷虎穴。
  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已经临近黄丹羽交作业的时间了。
  我起身吩咐妈妈去传达室给我做个掩护,让她假意寻找放学没有回家的儿子, 引开门卫。然后我趁机潜入传达室把沈若云的衣物拿了出来。
  沈若云穿上衣服后,满怀感激的看着我,说道:「我回去之后就会找我妹妹 沈若曦商量计划。至于我女儿那边,只能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我不会干预。」 
  我点头同意,便各自离开。
  在回家的路上,妈妈忍不住问我:「你真的相信她的话?」
  我只是笑笑,没有再说什幺。因为我也不知道我该不该相信这幺一个女人, 并且还是一个刚刚被虐待奸淫的女人。不过,不管能不能相信她,我都必须要与 她纠缠下去,不然,妈妈以后的日子将暗无天日。
  回到家已经是午夜了,按照约定,黄丹羽应该把我要的照片发给我了。 
  我打开电脑登上QQ,果然,黄丹羽的QQ头像显示屏的右下角闪动着。又 是离线文件,这次的文件是500多M,根据容量计算,照片应该有将近300 张。
  我想,在与沈若云没有完全建立信任关系之间,我还是要做点什幺的。 
  我把今天拍到视频还有照片统统传到电脑上,然后下载一个打码工具。心里 陷入无尽的得意,黄闯,你就好好的等着吧,明天,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Copyright © 先锋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