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把我推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床上【完】 (作

激情艳女 2019-09-11 21:20:43网络整理
我很爱老公。他1.77的个头,高大,英俊,宽厚,随和,在我们医学院中也算美男子,比我高两级。
他很爱我。我们结婚三年多,有了一个很可爱的宝宝,由外婆带着,我们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是一个非常美满的家庭。他喜欢下棋,常同他的棋友峰哥对决。
峰哥,也有1.76的个头,满脸的大鬍鬚,一副随和傻大个的样子,其实很聪明能干,也是另一类型美男子,属于讨女人喜欢的那一类。
我自已,就不用说了,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管是身段,皮肤,都是当然的美女。
峰哥经常到我家同我老公下棋,他们是很两好的朋友,在人前人后,阿峰时有夸我这夸我那的,开始总觉得难为情,一阵阵的脸红,但是心里觉得好舒服,后来夸多了,也感觉到他不是在甜言蜜语故意讨人欢心。说实话,女人就喜欢别人夸。时间长了,大家也不分彼此,都很随和。
有一天晚上,我老公说:「你不觉得阿峰很喜欢你吗?」「鬼扯,你想到哪去了!」我说道。我嘴里虽然这样说,但是凭着女人的敏感和直觉,除非是傻瓜才不知道阿峰喜欢我。老公又说道:「想同他玩一次吗?」「我不,我就喜欢你。」口中虽然这样说,听到老公这样的话,心里不能说一点反映也没有,那天晚上我感觉到在同老公激情的时候,比平时要兴奋得多。这点小小的变化,被老公发现了,他说:「怎幺了?好像今天你要兴奋得多呢。
{没有啊,你真坏。}我承认,语言的刺激:能帮助性的兴奋,我的兴奋,似乎让他得到了更多的满足,他也跟平时不大一样。我知道,那天晚上我们俩个都得到了不一样的享受。
这次之后,老公在与我激情时,经常都会讲一些刺激的语言。他会说:「你觉得同阿峰这样的男人做爱,他的大鬍子会很扎人吗?」我说:「不知道,我又没试过。」「如果他用嘴舔你的下面,会扎得痛吗?」「我哪知呀?你是我的初恋哟!」「如果他吻你全身,是痛还是痒呀?」「你坏,你坏,我不知,我不知!」我大声的叫了,随着老公的不停进攻,是呀,我真的也不知道如果同象阿峰这样的男人做爱,会是什幺样的感觉。想到这里,老公把我送入了高潮,与平时不一样的高潮!好兴奋,好刺激,好享受。
后来每次老公要同我激情的时候,我有时会要求他给我讲一些类似的话,他有的时候说,没有了。「嗯,我要你讲嘛…,」我这样要求他。他总会满足我,宠着我,给我讲一些希奇古怪的假设,来刺激我的性慾,我们算得上是一个很幸福的家庭。
这一年的秋天,阿峰在我家同他下棋,我早早的就上床睡觉了。半夜后老公进来说:很晚了,他留阿峰在我们家住下了。
老公上床后,退去我薄薄的丝质睡裙,用他那魔术般的手在我那双峰间游弋,换起我阵阵的兴奋。不知是老公使坏还是什幺,我留意到门有一个小缝隙没有关紧,他停住了手轻声对我说:不知阿峰睡着了没有?我怎幺知道哟。如果这个时候阿峰抱着你做爱,是什幺感觉?不知道。如果我们俩个人跟你做爱,一个人给你口交,舔你的下面,一个给你吸奶,会爽吗?不晓得..我故意撒娇地说。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心里在想,如果他真的进来了也很好。受到老公的抚摸,又是这一番言语的挑逗,刺激,我己经很兴奋了,我把老公拉上来,真的受不了哪。我很享受的时候,叫床的声音很大,那是一种听似凄凉却是极端享受,有如老猫求爱的叫声,我知道,很富有感染力,一种不可抗拒的感染力,叫男人神魂颠倒的感染力,我也不知道是故意让阿峰听见,还是特别兴奋的原因,我叫了,旁若无人的叫了。
凭女人的敏感,我感觉到房间外有一种轻微的声音,那一定是阿峰在偷看我们做爱,(因为我们开着床头的调光灯)。其实我早就在想:阿峰会不会来偷看,好想他来偷看。有人说,很多人都有一种暴露欲,特别是女人。当我想到阿峰在外面看自已做爱的时候,又是一种莫名的兴奋和冲动袭来,那晚我同老公的激情,比任何一次的激情都要享受,无以名状的享受。老公完事了,我也全身无力的躺着。
过了一阵,老公推推我:…想同他做吗?」老公问得很认真。
没有想.我确实没有这样想过,要说有过,也是在同老公做爱时的一时冲动。
你想想呢,如果想,就去做一次吧,你就说我已睡着了。
我知道,这是老公对我的一种宠爱,他常常宠我的,我没有说话。要不?
我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把老公抱得紧了一些,我深深地吻他了。我用手摸了一下他的小弟弟,他的小弟弟又硬了,我轻声问他:你又想做吗?我等你回来他轻声对我说。
感觉到了我好像全身都在颤抖,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激动,我抱着吻他。他感觉到我动心了。是的,真的...我动心了,但是好像又对不起老公。他又轻轻推我一下:妳去吧。
你不生气?我轻声问。没关系?去吧。他把睡裙拿过来给我穿上,轻轻把我推下了床。
我来到客厅,藉窗外的光线,看到阿峰房间的门没有关好,我全身发烫.轻轻进去站在他的床前,他装睡着了,一只手在外面,我拉了一下他的手问道:冷吗?他一把抓住我,轻声问道:他呢?睡着了,他睡得很熟。
我充当了一个背着老公偷情的角色,阿峰一把将我拖到床上,一阵狂风骤雨,不由分说,我只是鹰爪下的一只小鸡,他不知怎幺三两下就脱光了我的睡衣(我没有穿底裤,没戴胸罩),一阵全身狂吻,我的身体在抖动,他抓住我的奶子,粗狂的抓揉,说实话,有点痛,他用一张大嘴在吸我的乳头。
勐然间,来了一个69式,用嘴舔我的阴蒂,我自已感觉到我的洞中流出了很多的水,我也不知是我的爱液,还是老公残留下的精液,总之我感觉到了有一股水从我的阴道口流出的流动。
是啊,他的大鬍子在我的全身滑动,是痒?是小虫子在咬?我说不清楚,更多的是兴奋,是心灵深处的痒,特别是他吸到我的阴蒂的时候,痒得专心,我抓住他的小弟弟,同我老公的一样的大,一样的长,一样的硬,他比我老公的毛要多,要粗。我使劲的吸,舔他的龟头,他有点受不了了,有了一点喔喔的叫声,他用嘴对着我的阴道口,好像整个舌头都伸进去了,他抓住我的大腿站在床上,那一瞬间我似飞起来了一样,像要把我撕碎,要把我整个吞掉,我也疯了,狂了,我不停的叫,我要,快放进去....我期待,我渴望,他还在用嘴唇压我的阴蒂,在吸我的阴蒂,根本不理会我,我又大叫了一声:我要了…我……,他抓住我的双腿,让我头朝下,站着的69式吸我的阴蒂,我双手撑住床动弹不得,血液都涌向了我的头,一阵阵发涨,我又大叫了一声:不,我受不了了,我要。
我的声音已经像在哭一样了。他才把我放回床上,我双手不停的打他,他全然不予理会,用他那一条黑龙出山的长枪,直捣黄龙,硬生生的插进去,有如乌龙戏水之勐烈,之惨烈,要打穿这个洞一样,我狂烈的喊叫,全身流着汗水,他在我的胸脯上滑滑的,他也叫了,我知道他要射精了,这时我也到了极点,只感觉到他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向我的子宫壁,一次又一次的沖刷我的子宫,我的子宫在一阵阵的收缩,如小孩吸奶一样的吸他的龟头,紧紧地吸着不放松,只听他唉呀的一声,把我紧紧地抱住...,我舒服得这样吸了4,5次,他松开了双手,败在我的怀中。
可能是我从小到大学都喜欢舞蹈的缘故吧,身体特别好。只要是我很动情的时候,我的子宫都会一阵一阵的收缩,像小孩吃奶一样咬住男人的龟头不放,我老公常常夸奖我,在用子宫吸他的龟头的时候,是他最享受的时候。
阿峰从我洞内射出来,我感觉到一股精液从我的洞中流了出来,好多好多。心中荡漾着一股幸福的热流。
这时,我才想起老公还在那边房间,拿着睡裙跑出了阿峰的房间。
走进我们的睡房,看到老公斜靠在床头。
他见我进去后,伸出双手要抱我的样子。
我一下扑到老公的怀中。
他抱住我轻声问道:舒服吧?嗯。
他光光的,下面小弟弟硬帮帮的。你没睡?我问道.
没呢。他回答。
你听见了?我又问。
我偷偷到你们房门口了,不但听见,还看到了.他说道。
你生气了?我问。没有,是我愿意给你的。
你不吃醋?是我自愿给你的,没有吃醋。
你还爱我吗?爱呀,我的小傻瓜。
我躺在他的怀中,紧紧地抱着他失声痛哭起来,哭得很伤心。
他不知所措,不停地安慰着我。
他越安慰,我哭得越伤心,不断地抽泣,像儿时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倒在妈妈的怀中痛哭一样。
他不停地问我,是不是他欺侮你了?你不愿意你应该给我说呀。
我知道,是我欠他的了,我的一切今后都属于他的了,包括我的每一个细胞。
我哭够了,就去亲他,我伸手摸他的下面,他的小弟弟都让我哭软了,我就抓住不停的把弄,立刻就硬了。
我对他说:你为什幺对我这样好?
他终于明白了我哭的原因。
宝贝,只要你高兴,我就愿意给你。
你们做得爽吗?其实他都听见了,也看到了,还是这样的问。
我撒娇地说:好爽哟。
他又问我他大不大?长不长?还问我的子宫吸了他的龟头没有,我说有吸了五下,他开始兴奋了,我也开始兴奋了,我们又开始了男人同女人的战端,我不停的大声唿叫。
我进门的时候我们的门都没有虚掩,我叫了一阵,看见阿峰站在门口,轻声对老公说了一句:他在门口看。
当知道有人在看自已做爱的时候,觉得好兴奋,很快就到了高潮,老公表现得真不错,我的心里就想,在老公射精的时候,我的子宫起码要给他吸六下,我给阿峰吸了五下,我必须要让老公超爽。
我己经四肢无力了,瘫在床上动弹不得,任凭精液慢慢的流出...。
休息了一会,老公起床去用热毛巾给我擦干净了。
回忆过去的痛苦,是痛苦的,回忆过去的幸福,常常使我沉浸在幸福之中,有的时候总是按捺不住想对人诉说。
我曾经对我的女同学说过,总也不可能诉说得这样的细致。
我想在网上写出来,又怕别说,别编了,那是假的。
我也怕招来一堆骂声,什幺骚货,什幺坏女人,犯贱之类,我特别怕别人骂我老公,不管别人怎幺看我的老公,在我的心中,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好人。
是我的好老公,今后他叫我做什幺,我都会满足他的。

Copyright © 先锋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