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乐园─最后防线篇 ~改编自“失乐园”【完】

激情艳女 2019-09-11 19:01:17网络整理

黎明时分明德做了个梦。

一个男人在一片芒草丛生的野地望着他。不用问他是谁,也知道他是秀琳的先生,秀琳就在附近,她假装不知道似地在野风中走向宽广的大路,只留下明德和那男人夹着芒穗面面相觑。

梦中的记忆只剩下这些,那人的表情不知消失到何处,只剩某种想看透一切的清冷感触在脑子里。

梦中醒来,明德立刻看看身边,秀琳正背对而眠,睡前她是全裸的,不知什幺时候起来换上睡衣。

枕畔的钟已指着五点半,天就要亮了,遮住阳台的厚厚窗帘下摆透着微白。

明德望着开始泛白的窗边,回想刚才的梦。

梦中的白色芒草,是来自擎天岗草原芒草原野的深刻印象吗?或许心中一直念着秀琳的先生,终于梦见,但因为不曾见过,所以表情、外貌都茫然无形。

但是秀琳穿过两人中间迳自而去的样子,愈想愈妙。

紧追着不着边际的梦后,他起床拉开阳台的窗帘。外面还笼罩着浓浓的雾气,只有美仑山山顶一带像淡墨画般微微浮现。

到天完全亮还要一点时间,覆盖平原的雾急速飘动。

明德再度入睡,再睁眼时已过七点半,窗帘下透进来的晨曦亮度大增。

秀琳依然在睡,明德独自下床,从阳台窗帘隙缝往外看,秋高气爽的天空下,美仑山近在眼前。但是山腰以下还笼罩着雾,白色圆形雾块停在半空中。

上次来这饭店时也是秋天,随着尘雾散去,在淡淡雾霭中,高尔夫球场逐渐浮现,发球区附近已看到几个人影。

明德想起今天要来花莲打球而离家的借口。太太相信他说的话吗?明德瞬间感到愧疚,但立刻像想除去这个想法似的关上窗帘,动作惊醒了秀琳。

“已经起来啦……”

“刚醒。”

明德想起梦见秀琳先生的事,但没提起,回到床上。

“想再睡一下。”

秋高气爽下打高尔夫球固然愉快,但没有东西胜得过秀琳柔软光滑的肌肤。

他伸手解开她睡衣的系带,秀琳低问:“做什幺?”

无需回答,只是想浸身清晨的性爱中。

“还早啦! ”

话虽如此,但幽会的时间确实所剩无几。

明德像被时间追赶般吻着睡衣领口露出来的乳头,双手拥抱她下半身。

外面雾已散去,里面两人还在夜的持续中。

黎明时梦中看到秀琳的先生,五官却完全记不得。

明德虽然没把这梦告诉秀琳,但那冰冷的不快感觉反而激起他的情欲。

晨光照射不到的床上,明德比平常更折磨秀琳,让她总是在高潮欲到还走的境界中徘徊,秀琳受不了,好几次出声哀求他,他仍把她荡在半空中。

秀琳并不知他那冷冷的折磨是因为黎明作梦的缘故。

好不容易到达高潮,低声唸他“你好坏”后,那娇嗔含怨的表情惹人怜爱,两人又再相拥入眠。

是高潮满足后的女人更易沉沉入睡吗?明德醒来时秀琳还在睡。

时间已是九点半,窗帘下泄进来的光线更亮,窗外也有鸟鸣。雾大概都散了,晴朗舒畅;打球人正追逐着小白球。和这些健康的人成对比,明德还在床上享受秀琳躯体的温润。

虽然只有自己沉浸在这怠惰、淫荡、不健康也不道德的世界中,但此刻的明德毋宁是畅快的。

他贴近秀琳,秀琳微弯着脖子,缓缓睁开眼。

“又睡着了。”

“因为我太粗暴……”

“不要那幺说……”

秀琳伸手封住明德的话,看看枕畔的钟。

“糟糕,已经十点了。”

今天本来打算到秋太鲁阁和天祥去看看,下午回台北的,但荒淫而不谨慎的时间正逐渐步向结束。

“起来吧?”

秀琳再度催他,明德才放开揉弄中的乳房下床。

房间还是阖着窗帘,有如夜晚,秀琳一下床便走进浴室冲澡。

明德打开电视,在两人耽于性爱的时间里,这世界也没什幺特别的变化。

不久,秀琳走出浴室,对镜照着,轮到明德进去泡澡。几乎一整夜和秀琳肌肤相亲,但不觉得浸染到她的味道,明德就爱秀琳皮肤那份清淡。

泡完澡出了浴室,窗帘已经拉开,秀琳在窗边的梳妆台前梳头。

明德很想抚摸那白嫩纤美的脖子,对着镜中的秀琳说:

“真漂亮……”

“我都不好意思说,跟你在一起后,上妆容易多了。”

“或许做了那事以后荷尔蒙分泌活泼,连这边也滑溜溜的。”

明德轻碰她臂部,秀琳赶紧闪开。

“不行,会弄乱头发。”

“乱了也没关系。”明德从背后轻吻秀琳的脖子。

“性爱满足后,女人皮肤愈有光彩,男人却愈来愈无精打采。”

“没那回事。”

“这是雌性和雄性与生俱来的宿命,最后雄的还被雌的吃掉。”

“宿命”这个词很好笑似的,秀琳在镜中笑着说,“可怜的雄先生,快穿上衣服吧”秀琳命令下,明德勉为其难地脱下睡衣,换好衣服。

在饭店餐厅吃完不早不午的餐点后,两人走出饭店。空气有些凉,但说不上冷。在刺眼的秋睛中先到太鲁阁。

星期天游人相当多,他们在途中的九曲洞下车,再步行走向天祥。

这段路程有数量极多且弯曲的隧道,由隧道中的孔洞,可窥视对岸紧逼的垂直山崖,以及深邃惊险的立雾溪谷。

两人饱尝沿途的秋凉与清风,到了天祥,已经是下午四点。

要回台北的话,如果不马上下山,恐怕会陷在车潮里。

“怎幺样?”

看看问了也没有清楚的答案,或许秀琳还不想走。

“晚一点回去不要紧吧?”

再问,秀琳点点头,明德决定再在天祥待一会儿。

再穿过开始壅塞的山路回到市区的餐厅,吃完稍微提前的晚餐后,回首眺望,包围美仑山的天空已映着酡红。

因为山高,日落也快,从已泛黑的云间漏下来的斜光,横剖山腰直落地面。

明德走到窗边,望着浮现在红色天空下的群山向秀琳低语:

“能一直待在这里多好!”

秀琳没回答,但好像微微点了点头,明德鼓起勇气再问:“再留一夜吗?”

秀琳望着暮色渐掩的大地点头说:“好啊……”

老实说明德不是真心约她的,以为她会拒绝才轻率地开口。

“真的可以?”

“你不要紧吗?”

被她一反问,明德霎时穷于回答。

Copyright © 先锋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