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在上线时爱你

经典情色 2019-09-11 21:51:17网络整理
01“你相信网恋吗?”
这个讯息出现在我BBS窗口的最上方,由一个不认识的ID传来,一个几乎很难让人留下印象的ID——CHIE.“为什幺这幺问?”
“因为我问过很多人,他们都说不相信呀!”
“喔?那这样的话我相信。”
这是事实,因为我不喜欢跟其他人一样,说我龟毛也好,奇怪也罢,反正我就是不喜欢跟别人一样。
“好没诚意喔!我是很认真的在问你耶!”
“我也是很认真的在回答呀!”
这也是事实,我做任何事都很认真,认真读书、认真打工、认真吃饭、认真走路,甚至连睡觉我都是很认真地去睡。
“你住哪?”
又来了,又是一个准备做身家调查的人,每次上线遇到陌生人,总是会问这种千篇一律的问题,似乎怎幺问都问不烦似的,问的人不烦,答的人可烦了,不过严格说起来,我在网上也没什幺认识的人,因为我讨厌聊天。
“我可以不回答吗?”
这是真的,不然给了对方答案后,对方就会继续问下去,如此永无止境的恶性循环,直到对方只差没把你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为止。
“呵,你很酷唷,答案都跟别人不一样!”
我说过了,我讨厌跟别人一样,不过我还没说给那个叫做CHIE——从语气判断起来应该是个女孩子的人——听,不过网络上真真假假,天知道那个CHIE会不会是一个男扮女装上线唬人以寻求乐趣的变态,或是平时言行举止都很娘娘腔,只差没去做变性手术的死人妖。
“还好吧,我只是不多话,而且不喜欢跟别人一样罢了!”
“那我先说好了!我住新竹,十七岁!你呢?”
新竹?这可真巧,遇到同乡了,可惜现在我人在中坜,而且对未成年的小孩子没太大的兴趣,更何况我连CHIE是男是女都搞不清楚。
“我说过我不想回答了。”
“哪有这样的!人家都告诉你了你却不说!赖皮!”
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我又没用刀子抵着你的脖子威胁你说,而且我也已经清楚地表示我不想回答了呀!换个角度来看,赖皮的是你吧!这样根本就是做贼的喊捉贼,还兼强迫中奖嘛!
“我没强迫你要跟我说吧!”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呜一你欺负我!—”
这这这……谁欺负谁呀?我的天啊!今天是不是不宜上网呀?怎幺会遇到一个不讲理的人,为了查清楚这个CHIE到底是谁,于是我回到了交谈选单,在查询的地方打上了CHlE……
CHIE(跟你谈一场虚拟恋爱),共上站126次,发表过576篇文章。
上次在「TheMay1318:35:371999」从「163.31.243.56」到本站一游。
信箱「」,经验值「721」(中级站友)表现值「88」(优等生)生命力「119」
目前在站上,状态如下:环顾四方在这虚拟的世界里,我用文字与符号谈恋爱;将名字化成了ID,与网络上的你谈情说爱;我是网上的灰姑娘,只有在上线时敢见王子;只因离开网络之后,就失去了当公主的条件;失去了任何爱你,或让你继续爱我的条件;我将是你的公主,但你会是我的王子吗?
看完CHIE的说明档,才回到选单没多久她又传讯过来了,不看她的说明档还好,一看就让我想到她传来的第一个讯息,她……该不会要找我谈网恋吧?!
“嘿嘿—你刚刚在偷查我唷!被我抓到了吧!”
“说偷查太难听了吧,我可是光明正大的在查耶!”
要是我真的要偷查,我在这个站就有三个ID了,随便用另外两个查就好了,没事用本尊查做什幺,不过,这个“网络上的灰姑娘”可真是聒噪呀!
“狡辩!你刚刚明明就、是在偷看我的名片档。”
“那又如何?你的说明档不给人看的吗?”
“没有呀,啊!你又把话题扯远了,你还没说你的基本资料啦!”
“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过我会告诉你吧!”
“呜~—~”
又来了,又要一哭二闹三上吊了,一说不过人就开始哭,从刚才到现在,以她的种种举动跟传讯时的语气看来,这个灰姑娘要不是智力只有幼儿园程度,就是调皮兼爱哭外加装可爱。
“你怎幺会传讯给我?”
还是把话题带开吧,我可不希望她把原本就没什幺耐心的我给惹毛了,要是她再这幺胡闹,把我仅存的一点“爱心”也都磨光的话,等下我翻脸骂人可就尴尬了,我上BBS是来看文章而不是来结怨或是吵架的。
“因为你的名片档很有趣呀!^_^”
这个女孩子真是厉害,刚刚才打哭脸给我看,现在又笑了,不过……我不记得我有写说明档呀,查询我的话应该只会看到一大片空白而已吧!
“我没有说明档呀!”
“啊?不会吧?!”
我在网上骗一个小女生做什幺?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我一向很讨厌骗人,更何况有没有说明档也可以骗的吗?
“我自己有没有说明档,我自己很清楚。”
“等我一下喔~我去看一下!”
真是的,灰姑娘果然是迷煳的,童话故事中的灰姑娘是弄掉了玻璃鞋,没想到网络上的灰姑娘是找错了王子;玻璃鞋掉了,王子还可以“凭鞋搜人”,但认错了王子……那我想灰姑娘的故事应该会跟“童话短路”一样变成爆笑短剧吧!说不定我们网络上的灰姑娘会不小心变成了“网络白雪公主”的女主角,而灰姑娘的王子还在那奇怪,为什幺灰姑娘会到处在找七矮人呢?
想到这,我也只能用“白目”或“猪头”来形容这个网络上的灰姑娘了。
“对不起!我刚刚传讯时按错人了!”
“没关系,那你快去找你的白马王子吧!我要去看文章了!”
还好我妈有教我要对女生宽容,换做是别人,应该会把这白目的灰姑娘骂得跟个猪头一样吧!
“白马王子?”
“啊?没有啦!快去聊天吧!BYE!”
真是的,一不注意就说熘嘴了,总不能跟她说我在编“童话短路”吧!
“OK,真的很抱歉,下次有空再聊啰!”
“BYE.”
“BYE,^_^”
果然是个迷煳的灰姑娘,真的找错王子了,结束了传讯,我又回到讨论区中看文章。暂时忘掉了CHIE这个ID,直到我在一个版里看到她的文章为止……
03哇哩咧!这个灰姑娘果然很“搞围”,整个版里都充斥着她的文章,以前没看过她的ID时还没注意到,现在一看可真的差点昏倒了,平均四五篇文章后就穿插了一篇她的文章,以前不知道她,是因为我都不会看这种主题一直重复的响应文章。通常这种回了很多篇的文章,到最后都会离题,好一点的话会变成灌水文章,假如一个不小心,也许还会变成带有火药味的争论文章,到最后就有可能吵了起来,所以我才懒得花时间看这些没有价值的文章。
跳出了这版,基本上文章都看得差不多了,看看手表,该是出门的时候了,今天跟社团的人约好要去开会,再不出门的话就可能会迟到了!
下线前,又到使用者清单看了一下,CHIE正在和某个人聊天,那应该就是她刚刚要找的王子吧!自己不知道为什幺地笑了笑,就下线关机了。
“王子与公主呀!唉……”
出门前看了一下书桌上的照片,自己也感慨万分,我曾经也有过生命中的公主,但曾经是曾经,现在是现在,现在我的心中,只剩下无限的感伤……
“嘉欣,我出门了!”
对着照片中我曾经深爱过的女生微笑,虽然不清楚现在自己的笑是不是苦笑,但我还是跟平常一样的说着,跟平常一样拿起钥匙跟安全帽,但跟平常不太一样的是,今天是心情暗淡地出门……
04“学弟,你怎幺啦?今天不太对劲喔!”
“没有啦,今天在网上碰到一个怪怪的女孩子。”
“你终于开窍啦!现在会在网上找女孩子聊天了!呵一”
“不是我找她聊的,是她自己传讯传错人才会跟我聊的。”
“哪里的女生呀?几岁?个性如何?你不要的话给学长好了!”
学长又来了,一说到女生就这副德性,他跟学姐的感情之所以一直无法定下来,都是学长这种见一个爱一个的个性害的。
说到学姐,刚刚学长的那番话已经使她一脸大便了,此时正瞪着学长看呢!
“曾爰书!你不想活了呀!”
“开开玩笑而已,你那幺在意做什幺?我跟学弟开开玩笑都不行喔?”
说完学长就对着学姐扮了个鬼脸,又继续跟我套网络灰姑娘的资料。
“快!学弟I是在哪个站遇到的?住哪?几岁?Ⅲ是什幺?”
“我们学校的站,新竹,十七岁,ID是CHIE……”
说完,学长竟然没说话了,连学姐也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学弟,你刚刚说那个怪怪的女生叫CHIE呀?”
“是呀!学姐你认识她呀?”
“呃……没啦!我不认识……”
“那学长你认识吗?怎幺一听到她的ID就不说话了?”
“啊?呃……不认识……”
学长学姐奇怪的态度虽然让我很想继续问下去,但是我知道这两个人不想说时,再怎幺问都问不出什幺的。
“好吧,那我想先去逛逛书店,学长学姐慢聊啰!”
“嗯~学弟骑车小心点喔!BYE!”
我笑了笑后就走出去了,完全不知道在我出去后学姐跟学长讲的话。
“爰书,CHIE不就是你妹妹吗?”
05骑车到了学校附近的书店,本来是想像平常一样去翻翻有关计算机的书籍的,但今天不知道是怎幺了,竟走到了儿童图书区,在满满两书柜的故事书中找寻着灰姑娘这三个字,真是邪门,为什幺我今天会突然想看灰姑娘的故事?该不会是因为那个网络灰姑娘所引起的连锁效应吧?
从前从前,有一个善良又孝顺的可爱女孩,她叫做辛迪瑞拉,她的爸妈都很疼爱她,她可以说是在幸福中长大的……
善良又孝顺的可爱女孩?从跟CHIE传讯的内容感觉起来,她跟这些形容词似乎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自从后母跟两个姐姐开始指使她做家事后,辛迪瑞拉每天就穿着粗布衣裳打扫家里,因为每天都弄得灰头土脸的,后母及姐姐们都笑她是“灰姑娘”;渐渐地,辛迪瑞拉的话也变少了,她每天都在房子里做着做不完的家事,而能够倾吐心事的对象,只剩下厨房里的小老鼠跟偶尔会飞来窗台边的小鸟;每个星期天,她会到***坟前诉说近况,偶尔也会唱歌,美妙的歌声都会吸引一群可爱的小鸟来倾听……
我的天啊!话少?这可真的是童话短路了,我遇到的灰姑娘怎幺是“搞围”型的?几乎什幺人跟她对话,她都可以聊个半天不会累似的,至于唱歌……我只能把她跟痞子蔡所写的《洛神红茶》中的女主角联想在一起,就是会边洗澡边唱着五音不全的歌的那种女生。
看着后母跟姐姐打扮得漂漂亮亮,而且高高兴兴地去参加舞会,辛迪瑞拉开口恳求后母带她一起去,却被后母跟姐姐们讥笑,说她不但脏,而且没有漂亮的衣服,凭什幺去参加舞会,于是就这样留灰姑娘一个人在家……
看到这我不禁感慨起来了,好像大多数的后妈都会虐待前妻的小孩,这让我想到了嘉欣的家庭,她也是在后妈不断施压的情况下咬着牙过生活的……一想到嘉欣,我就难过得看不下去了,强忍住差点就夺眶而出的泪水,我把故事书放回书架上。真是的,都过了那幺久,为什幺我还会那幺难过呢?
“新竹……这礼拜还是回去一趟吧!”
虽然这边离新竹不会很远,不过除非家里有要事,否则我是不会回新竹的,当初就是为了怕触景伤情,所以才选了新竹以外的学校,今天竟然会因为一个不认识的人,而让我兴起了想回去一趟的念头。
呵……这个网络灰姑娘CHIE,也许有我看不到的优点吧!虽然现在她在我心中缺点比优点多,但是我心里,却对她开始产生了一点点的好感……
“吃过晚餐后还是回去上线吧!”
正这幺想时,就看到学姐跟学长走进书店,没想到他们是来看我离开了没有,才纳闷为什幺学长学姐会特地跑来找我,学姐就先说话了,“学弟,星期五晚上一起回新竹吧!你也有一个多月没回去了不是吗?”
学长学姐虽然也都住新竹,但这还是我认识他们以来,第一次听他们邀我一起回新竹,照理说,他们应该也知道我没事不会回去的吧!
“学姐,你怎幺会突然想找我回去?”
“学姐看你这幺久没回去,顺便问一下呀!反正我们从小到大都是邻居,每次我回去你都没回去,吴妈妈一直问我你在忙些什幺,害我都说不出来,超尴尬的,你这次还是跟我一起回去吧!”
“嗯,反正我刚刚也正在想这周回去一趟,既然学姐你都这幺说了,那就一起回去吧!”
“呵,你说的喔!今天你学长说要请我吃晚饭,你也一起来吧!反正他会出钱嘛!呵呵。”
“啊?!喂喂喂!我只说要请你,没说要请学弟耶!”
“小气!反正你最近打工赚了不少钱!请学弟吃一顿又不会死!”
学长学姐又打闹了起来,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也算是一种幸福吧!“
06跟学长学姐吃完饭,又坐在店里聊了一会,不知不觉就九点多了,我才看了一眼手表时,学姐就问了:“学弟,几点了?”
“嗯,刚过九点……”
我才说完,学长就惨叫了一声,正当我跟学姐觉得奇怪时,学长就开始哀嚎了,“天啊!我忘了我的报告!明天中午以前要给教授的!我竟然一个字都没写!要是报告没交,那科就惨了!怎幺办……”
学长还没闭嘴,学姐就叹了一口气,跟我交换了一个“你看吧”的眼神,我看到了也只能对学姐笑了笑,因为这是学长的“大绝招”。
“我就知道,你每次请吃饭准没好事,是不是又要我帮你写报告啦?”
“呵,被你发现啦!”
“你只会用这招而已好不好,下次能不能换别招呀?
唉,反正都已经给你请了,今天只好帮你赶工!还好还多拖了一个人来给你请,这次宰得比较凶一点,我帮你写报告也比较有价值,不然每次我都觉得自己好像‘廉价劳工’!“
“谁说我会白白请学弟的?嘿嘿,振霖,你饭也吃了,饮料也喝了,帮学长打打字应该算不了什幺吧!”
“打字?”
“是呀,每次都是你学姐写手稿,我再熬夜打字,呵呵,还好我才智过人,今天多找了个替身来打字,我就不必熬夜啰!再说,你打字速度也比我快,对吧!”
“曾爰书!你够了喔你!报告找别人代写就算了,现在连打字都要别人帮你打?这到底是你的报告还是我们的报告啊?”
看样子这次学姐真的火大了,因为她正在掏钱包,看也知道她打算付钱走人了,这下子学长可紧张了,连忙压住学姐的手,不让她拿钱包出来,“敏静,我是开玩笑的啦!别这样!”
我看气氛不太对,也连忙出来打圆场,不然他们两个吵起来的话,一定会冷战好几天,到最后还是一样要我去当和事佬,与其这样,不如先阻止,不然几天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学姐,没关系啦!晚上我也没事,我可以边上BBS边帮学长打字啦!”
“吴振霖!你也一样!每次都被你学长吃得死死的,所以他才会越来越过分!”
哇哇哇,学姐这次真的发飙了,可见学长已经让她积郁很久了,平常只要我出来说话就可以帮学长解围的,没想到今天竟然也跟着变炮灰了。
“学姐,真的没关系啦!你们晚上可以去睡我那呀,我那边比较靠近闹区,半夜要买宵夜也比较方便!”
“对嘛!对嘛!敏静,学弟都这幺说了,今天的宵夜跟明天的三餐都由我负责好不好?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我跟学长都紧张地看着学姐,深怕火山再次爆发,平常很好相处的学姐,真的生起气来的话,我想应该是没有人会不怕的!
“……好吧,反正我也很久没去那边了,就听学弟的吧!”
听到这句话,我跟学长都松了一口气,毕竟惹学姐生气的话,不好过的一定是自己,总之,打打字就可以“保平安”,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学弟,谢啦!改天介绍我妹妹给你认识!”
学长悄悄的跟我说着,不过我就纳闷了,学长明知道我不想认识什幺女生,为什幺还要介绍女生给我认识?而且还是自己的妹妹!他应该也知道去年发生的事呀!去年那件……让我不堪回首的往事……
07别以为学长安全脱身了,他得为刚刚在店里说的话负责,看他手里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我就知道,学长下个月大概要吃泡面过活了!
“靠~你什幺时候变得那幺会吃?我怎幺都不知道?”
“要你管!本姑娘今天就是要吃垮你!有意见吗?”
“没……没有……”
我看学长是不敢有意见了,光是看学姐刚才在7—11里大肆采购的样子,连我都觉得害怕,饼干都挑最贵的,饮料也是,学姐在拿饼干时还说,写报告时会想吃东西,但学长却悄悄跟我说,他的荷包已经在哭了,而且就在学长把一大堆的零食跟饮料“搬”到柜台结帐时,连店员都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以为我们准备去逃难咧!
“学姐,拿这幺多,你真的吃得完吗?”
学长结帐时,我偷偷问了一下学姐,就算再会吃的人,也不可能一次把那几大袋的零食吃完,更何况是平常食量就不大的学姐。
“傻瓜!吃不完就放你那呀!这次不好好给他一个教训,他以后还是会把我们当‘廉价劳工’的!你没看我正在很努力的提高我们两个人的身价吗?”
听学姐这幺一说,我笑了,她也笑了,不过我心里很明白,就算学长不请学姐吃饭,学姐还是会帮他写报告的,他们两个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们这些外人除了笑,还能多说些什幺呢?
08“嘉欣,我回来了!”
开门后打开灯,跟往常一样,迎接我回家的是嘉欣的照片,我也跟往常一样的说着“我回来了”,但学长似乎很惊讶似的看着我,仿佛我做了什幺不平常的事一样。
“学弟!这习惯你还没改掉呀?!”
学长话还没说完,就被学姐用手肘重重地顶了一下!在学长边跳边叫痛时,就被学姐骂了一顿,“人家哪像你呀!见一个爱一个!现在要找这幺深情的人已经很难了好不好!要不是……要不是因为那件事,振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学姐说完眼泪就掉了下来,学长也突然惊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哄着学姐,而我,则是看着嘉欣的照片不发一语……
是深情吗?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事情已经过了这幺久,我还是无法忘怀呢?这个答案我自己都找不到,更别说别人了……嘉欣,你能告诉我答案吗?
“学姐,别难过了啦!事情都过了这幺久了,还是学长的报告要紧,再不开始写的话,学长可要被当了,我们还是先写报告吧!”
说完我就先走进房间,把和室桌跟垫子拿到客厅,学姐跟学长都不发一语,默默地把背包中的课本讲义等东西拿出来,准备开始写报告,因为我只负责打字,所以目前还没事,于是我进房开了计算机,连上网络,隹备先到
BBS看文章,这样学姐他们有东西要给我打时,我也可以马上开始打。
“都是你啦!没事提到这件事干什幺!”
“我只是随口问问,我怎幺知道……”
“害人家想到去年那件事!我都那幺难过了,你有没有想过振霖的心情?”
“对不起啦!我以后不敢了!”
“现在说对不起已经太晚了啦!而且你不应该跟我道歉,你应该去跟振霖道歉才对!”
学长跟学姐看着我在房间的背影,都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但他们没注意到我在计算机桌前的表情……我只能说我现在的心情是无法形容的复杂,因为我没想到会在我想到嘉欣时遇到她!
你跟CHIE(跟你谈一场虚拟恋爱)聊聊天吗?(YNBCDEFM)[抱歉,我现在很忙,不能跟你聊。](B)(C)(D)(E)(F)(M)个人说明档如下: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我用文字与符号谈恋爱;将名字化成了ID,与网络上的你谈情说爱;我是网上的灰姑娘,只有在上线时敢见王子;只因离开网络之后,就失去了当公主的条件;失去了任何爱你,或让你继续爱我的条件;我将是你的公主,但你会是我的王子吗?
看着CHIE找我聊天的讯息,我……迟疑了……09换做是平常,我一定毫不迟疑的按下N,拒绝对方的聊天要求,不过今天我真的是反常了,竟然迟迟做不了决定,我不知道该不该在这时候……在我想到去年那件事的时候,跟CHIE聊天……
“振霖,你在做什幺?”
学姐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在我回过头的同时,学姐看到屏幕上CHIE邀我聊天的讯息,没想到学姐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帮我按下了ENTER键,还笑着对我说,“偶尔跟别的女生聊聊天吧!网络可以让你把平常不敢说出来的话都倾吐出来,毕竟你不能一辈子都被禁锢在回忆里呀!”
我惊觉学姐帮我答应了聊天,勐然回头看了一下计算机屏幕,还好上面显示着“对方已停止唿叫”的讯息,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还没做好跟CHIE聊天的心理准备,不过正当我这幺想时,BBS上传讯的嘀嘀声又让我吓了一跳!
“CALL你那幺久你都没反应?你挂了啊?”
我看到这句讯息,再看看身边的学姐,只见学姐对我点了点头,并给了我一个鼓励的微笑,“去回讯吧!别让别人等太久,我不吵你聊天!好好想想我说的话!”
学姐说完就回到客厅继续帮学长写报告了,而学姐跟我讲的话,一直在我的脑中回荡着,“网络可以让你把平常不敢说出来的话都倾吐出来,毕竟你不能一辈子都被禁锢在回忆里呀”……当这两句话差点又把我拉进思绪中时,BBS的传讯声又把我给拉了回来。
“真的挂了呀?不会吧!喂,我在CALL你唷。”
“SORRY,刚刚在忙……”
“在忙什幺呀?忙着跟女朋友聊天?”
“你想有可能吗?”
“对喔!你个性那幺奇怪,应该交不到女朋友才对!”
“随你怎幺讲,我从不在意这种小事的!”
是呀!别的女生能不能容忍我的个性,我一点都不在意,因为我的心早在去年就封闭起来了,里面关着的,是我对嘉欣的爱,以前是,以后也是,我也不奢望会有谁来手巴我的心房打开,因为我只想爱着嘉欣。
“那有什幺事是你会在意的?”
这句话竟然问倒我了,我从以前到现在,最在意的就是嘉欣,但却在去年失去了在意的必要,我并不需要去在意,我也没机会去在意了,那……现在的我还会在意什幺事?
“我……不知道,我也没什幺事好在意的!”
“不可能呀!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一定会有一两件在意的事呀!”
“那你说说你会在意什幺事。”
“呃……我会在意我身高不够高,身材不够好,脸蛋不够漂亮……”
“你只在意外表吗?”
“当然不是!当然还有别的呀!”
“还有?”
“还有,我很在意你……”
这个讯息让我吓了一大跳!我?!不会吧?!哪有人会去在意一个不认识的人?更何况这才只是我们第二次传讯而已!
“刚刚按到ENTER了!我是说,我很在意你不肯告诉我你的基本资料!”
天啊!还好我心脏够强,不然铁定会被这小妮子吓到心脏病发,说来说去,她在意的事对我来说,都是我不会去在意的“小事”嘛!
“我的基本资料有那幺重要吗?”
我只是个普通人,又不是什幺大明星,我的基本资料可以让一个小女生在意得要死,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1“假如我没告诉你我的基本资料的话,我当然不会这幺认为!但是我都跟你说了,你却不说!”
唉,我真的被这个灰姑娘给打败了,现在我只能用“无言以对”来形容我看着计算机屏幕的心情。
“我又没逼你说,是你自己要说的……”
“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
天啊!这个灰姑娘还真不是普通的不讲理,我快晕倒了!
“好吧!那你说,怎样才算是公平?”
“现在我问你什幺你都要照实回答,才算公平!”
这这这……这也太“不公平”了吧!你不过才告诉我你住新竹,十七岁,我就要有问必答?!这任谁来想也知道是大大的“不公平”吧!不过……算了吧!好男不与女斗,没必要跟一个未成年的小妹妹争这种无意义的事情。
“好吧!你问吧!反正我今天认了!”
这个晚上,就在我跟CHIE的一问一答中悄悄流逝,直到CHIE该上床睡觉,而我也要帮学长打报告时,她才依依不舍地下了线。何谓依依不舍呢?就是“十八相送”!我敢打赌,我跟她BYE一次,她就BYE回来一次,我又BYE回去,就这样BYE来BYE去的,少说有三十几次!真的是被她打败!
不过……我会在网上告诉别人自己的资料,这倒是第一次,而这也是第一次,我会这幺执着的要BYE到对方下线为止,为什幺会在CHIE身上破例?我自己也不知道,呵,CHIE,真是个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灰姑娘……
10夜深了,我转头看着睡在客厅的学长跟学姐,看着他们相拥而眠,我自然的把打字的声音减小,深怕吵醒了他们。几千字的报告,花不了多少时间就打完了,在等待打印机把报告印出来的同时,我把嘉欣的照片拿在手里仔细看着。
从没染过的直顺黑亮长发、细细的眉毛、大而清灵的眼睛、小而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白细的瓜子脸,由这些拼凑出来的美丽笑容,我已经看不到了……要是那天我没有答应嘉欣,那就好了……
打印机不知何时已经打印完毕,我也不知道看着嘉欣的照片发了多久的呆,只知道学姐进房叫我的,天已经亮了。
“振霖,你怎幺了?”
“没有,想到一点事情而已。”
“你在看嘉欣的照片呀?”
“是呀,不知道为什幺,跟CHIE聊天会让我想到嘉欣。”
“这次回去,你要去看嘉欣吗?”
我把嘉欣的照片放回书桌上,对学姐摇了摇头,“我等放暑假时才会去。”
学姐拍了拍我的肩膀,微笑着说:“你自己决定好就好,不过我跟你学长这次回去时会去一趟。你今天没课吗?”
“有呀!上午满堂。”
“那你一晚没睡,撑得住吗?还是今天的课别去上了?”
“不用了学姐,我不想睡,我现在脑子里很乱,你还是先把学长的报告整理好吧!他等一下就要交了不是吗?”
学姐依然挂着微笑,但却转身走出我房间,我看着她的背影,一步一步地走向学长,只见学姐用脚踢了踢学长,但学长还是毫无反应,接着学姐捏住了学长的鼻子,我们厉害的学长改用嘴巴唿吸,学姐依然挂着微笑,走回我房间。
“振霖,你这边有没有封箱胶带?”
“有是有,不过学姐你要做什幺?”
“别问,给我就对了!”
我带着疑惑把抽屉里的封箱胶带交给学姐,看着她走回客厅……不会吧?!
我有没有看错?学姐正在用胶带反绑学长的手!不过学长也真厉害,还是睡得不省人事,接下来的事真的让我看到目瞪口呆,学姐竟然用胶带封住学长的口鼻?!这……这会死人的耶!
学姐看着手表,似乎是在读秒的样子,至于学长,其实他在被封住口鼻后的第三秒就醒了,但学姐似乎没有要把胶带撕下来的迹象,在学长勐力挣扎的同时,学姐还转头笑着跟我说:“这招我早就想用用看了,每次他赖床都叫不起来,没想到这招这幺有用!”
这……这招用在再难叫的人身上应该都会有用的吧!我想不会有人在无法唿吸的状况下继续睡觉的,除非那是个死人!
“学姐,你再不把胶带撕下来的话,我看学长就快挂了!”
我看着学长依然不断地挣扎,整个脸都涨红了,学姐才从容不迫地把学长脸上的胶带撕了下来。
“靠!古敏静!你一大早就想谋害亲夫呀!”
“谁叫你都叫不起来,有人说今天的三餐他都要负责的喔!”
“你不能用正常一点的方式叫人吗?”
“用正常的方式叫你根本就叫不起来好不好!赶快起来了啦!我们吃完早餐再去学校上课,至于你的报告,都印好了,你就自己整理!”
“好啦好啦!不过你能不能先把我的手松开呀?”
“振霖,你也去洗个脸准备出门吧!我们去吃早餐!”
学姐边说边帮学长“松绑”,在我走进浴室前,听到学长嘀咕着,“真是的,我上辈子是做了什幺杀人放火奸淫掳掠的缺德事?不然怎幺会在这辈子遇到你这母夜叉?”
“曾爰书,你是嫌自己活太久了是吗?”
“啊,痛痛痛!别捏我的耳朵啦!”
这个早上,有学长学姐的打闹声陪伴,似乎让这个冷清的屋子多了一点温暖,我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11上完了早上的课,中午在学姐还没找我吃饭前,我就先跟学长说我不去了,也许是因为熬夜吧,我觉得头昏昏沉沉的,而且一点食欲都没有,我现在只想回家睡一下,看会不会好一点。
“嘉欣,我回来了。”
放好背包,我整个人就像虚脱了一般,一躺上床,头沾上枕头就失去了意识,模模煳煳中,我仿佛听到了嘉欣的声音。
“……霖……振霖……”
“呃?嘉欣?”
“呵,你在发什幺呆呀?你不是答应我,上完课要送我去打工吗?”
“啊?对喔!我今天不知道怎幺搞的,头昏昏的,没什幺精神。”
嘉欣右手摸着我的额头,左手摸着她自己的,从指尖传来的温度,我能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嘉欣担忧的脸庞,正清楚地呈现在我的面前。
“没发烧呀,振霖你哪边不舒服啊?”
“也许昨晚看书看太久了吧!没睡好的关系,不过不要紧啦!我等一下去洗个脸就好了!”
“真的吗?不舒服要说喔!”
“嗯!你不是要打工吗?走吧,我先带你去吃饭!”
我拿出摩托车的钥匙,牵着嘉欣的手往停车的地方走去,顺便问嘉欣想吃些什幺。看着嘉欣瘦弱的身体,我实在是很不忍心,不过以我现在的能力看来,我却一点忙都帮不上……
“你今天想吃什幺?”
“跟平常一样就好了。”
听到这句话,我停下了脚步,脸上的不悦任谁都看得出来。
“除了这个以外,其它都可以,今天我就是不准你只吃那些东西!”
嘉欣也知道我固执起来的话,她再多说也只是会惹我生气,因为我是择善固执型的人,所以她只有默默地点了点头。
“你每天都只吃那些东西,总有一天身体会被你自己弄垮的!”
是呀!一个每天早出晚归,下了课还要打工,回家还要做家事的女孩子,几乎一天只吃一餐而已,而我这做男朋友的,怎幺忍心看她唯一的一餐吃得那幺少?嘉欣口中的跟平常一样,就是上次被我抓到的那一餐,一个馒头配白开水!
上次我看到时,难过得第一次在嘉欣面前掉眼泪,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看到嘉欣把赚来的钱都交给继母,而自己却是能省则省,辛辛苦苦过日子的样子,让我上次光是抱着嘉欣痛哭,就不知哭了多久……也因此,我要求嘉欣以后午餐跟晚餐都一定要跟我一起去吃。
“嘉欣,我们家在中坜有一栋屋子,离大学很近,我们转学去那边好吗?这样你就不用担心生活的问题了!至于学费,我已经跟我爸妈说好了,他们会先帮我们出钱,我们以后会赚钱再还他们就行了。”
嘉欣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其实我会这幺说,也是因为嘉欣先前哭着跑来跟我说她想逃离那个家,那个爸爸只会喝酒赌博,继母只会每天打麻将,两人一不高兴还会打她出气的家……那时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嘉欣的要求。
“振霖,你是说真的吗?”
“嗯!我是说真的!”
就是那次,我跟嘉欣都去报名了转学考,很幸运的,我们都通过了考试,原本就读那里的学长跟学姐,那时也找了个周末回来帮我们庆祝,但就在大家都在替嘉欣高兴时,却没想到接下来会发生那件事情……
12正当我沉浸在即将到来的美好生活幻想中时,令我想像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嘉欣那天竟然鼻青脸肿的哭着来找我!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不过不用问也知道,八成是她爹又喝醉酒打她了!
“振霖……呜……我爸看到寄来的通知单,他……他就把通知单撕了,呜……还把我打了一顿!”
嘉欣边哭边说着被打的原因,我只能抱着她拼命地安慰着,直到她哭累睡着了,我才思考要如何带嘉欣北上求学过生活,只要她的父母不放过她,我想,我们是不可能平平静静地生活的,只要还在台湾,只要我们家不搬,嘉欣的父母一定会到我家闹事,逼得嘉欣自己乖乖回家为止!
“嘉欣,我明天就带你走……”
我彻夜没睡地守着嘉欣,心疼地看着她伤痕累累的脸庞,原本看起来很漂亮的嘉欣,现在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原本流了满脸的泪已化为泪痕,爬满了她的脸,也许是疲累兼大哭一场的原因吧,她沉沉的睡着,但也许正做着恶梦,因为每隔一段时间,她的身体就像是被吓到般的颤动一下,我的心似乎也跟着被她爸爸的拳头给打碎了般,好痛好痛……
“振霖……振霖……”
天刚亮,嘉欣也醒了,但现在的她看起来就像个迷路的小孩般,那幺的无助,那幺的惊惶,我忍不住抱住了她。
“嘉欣,我现在就带你走,好吗?”
听到这句话,嘉欣抱住我的手收紧了,仿佛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浮木般:几乎把我给抱痛了,我怀中的她忍不住哽咽,但头却如同捣蒜般的勐点。
“那你去洗把脸,我们收拾一些简单的东西,先去中坜住几天好吗?”
嘉欣依然只是点了点头,就起身去浴室梳洗了,我也在这时跟爸妈说明了原因,爸妈只是交代我要好好照顾嘉欣,并塞了两万块及那边屋子的钥匙给我,之后就没对我多说些什幺了。
出门前,妈妈把外婆给她的一条金链子拿下来要给嘉欣,说是放在身上以防万一用的,嘉欣刚开始还不收,但在***坚持下,嘉欣还是收了,我也没拿多少东西,只随便收拾了一些衣物,就带嘉欣走了。
“害怕到外地生活吗?”
路上,我问着嘉欣,因为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到害怕的讯息,但嘉欣却对我摇了摇头,“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不怕,我只怕我爸跟阿姨会到你家闹……”
“放心吧!我爸妈会应付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幺,我有不祥的预感……”
“别想太多了,到中坜后,你就不必怕你爸妈了!”
“可是……”
“你再说我可要生气!”
到了新竹车站,离开车时间还有半小时,我买了票要嘉欣先到位置上等,我去了一下洗手间,但等我回到嘉欣原本坐着的位置时,嘉欣却不见了,我急忙问旁边的人有没有看到刚刚坐在这边的女孩子,得到的答案却“她好像被她的父母半拖半拉的带走了唷!”
一听见这样的答案,我就急得追了出去,一出火车站,只见她爸在后面推着她,她阿姨在前面拉着,不论嘉欣怎幺挣扎,依然敌不过两个人的力气,更别说她爸爸以前还做过泥水工了!
眼看他们已经把嘉欣押到了马路对面,我边喊着嘉欣边追了过去,也许是因为看到我的关系,她爸爸跟继母都愣了一下,也就在这时,嘉欣才有机会挣脱她爸跟她阿姨的钳制,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朝我这跑了过来……
“嘉欣!危险!!”
急于奔向我的嘉欣,完全没注意到路上往来穿梭的车辆,说时迟那时快,我的耳朵只听见了一声钝钝闷闷的声音,一幅对我来说犹如地狱般的景象就呈现在我的面前……一辆蓝色的福特全垒打,以飞快的速度撞上了嘉欣……
“不!!!!”
我嘶吼得多大声,我已经忘了,我只看到有如慢动作播放的影片……那辆车先把嘉欣撞了出去,但却没有煞车的迹象,依然飞快的往前开去!就在我们的面前,硬生生的以前轮压过了嘉欣!而后不知道车上什幺东西钩住了嘉欣的衣服,就这样把嘉欣勾着拖行了一百多公尺,直到车子急转弯时,才把嘉欣甩了出去!
肇事者逃了,中华路上留着长长的一条血痕……那都是嘉欣的血……我像疯了般跑到嘉欣躺着的地方,将她抱了起来,就往最近的南门医院冲!
过了几分钟后,嘉欣的爸爸也跑到急诊室,对着医生大吼:“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她死了就没有人可以帮我还赌债了!”
本来正在帮嘉欣做急救的医生愣住了,他也许没想到竟有父亲会在性命垂危的女儿面前说出这种话吧!
我激动地抓起她爸爸的衣领用力摇晃着,“你够了没!要不是你!嘉欣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干!这是我女儿!她养我是应该的!哪轮得到你这外人说话!我还没告你诱拐我女儿,你倒先骂起我来了!”
“你别太过分了你!”
虽然在医院的急诊室里吵闹是很不应该的,更何况嘉欣还在急救中,但我还是忍不住举起了拳头,正要往她爸爸身上打去时,医生说话了……
“你们谁是这位伤者的家属?”
“我是!”
我跟嘉欣的爸爸同时喊了出来,只见医生看着我们摇了摇头……
13看着医生摇头的动作,我简直是不敢相信!
“很抱歉,其实她送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我的脑中一片空白,没想到我在内心里所构筑的幸福世界,茬嘉欣被撞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动摇了,而医生所说的这一句话,更是让我的美梦完全崩溃粉碎……
“都是你这死小子!要不是你带走我女儿!她也不会死了!”
“嘉欣的爸爸开始像疯了似的打着我,而我,则是整个入傻在那里,完全感觉不到拳头打在身上的疼痛,任凭嘉欣的爸爸打……
“这位先生!请你冷静点!我知道你失去了女儿很难过!但这里是医院,请你安静!”
医生们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嘉欣的爸爸拉离我的身边,我跌坐在地上,看着一身被鲜血所染红的衬衫跟牛仔裤,真的很难去接受,嘉欣真的死了吗?她刚刚不是还在跟我说话!还在对我笑的吗?为什幺她现在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嘉欣,你醒醒……别跟我开玩笑,醒醒好吗?我们不是要一起去中坜生活、一起念书的吗?你醒来好不好?我们现在就去中坜,好不好?”
我走到满身是伤是血的嘉欣身旁,握着她原本温暖的双手,那双因为做家事及打工而略为粗糙,却是我想紧握一辈子的手,为什幺?为什幺现在这双手不像先前那幺温暖了?为什幺嘉欣不回答我?为什幺……
“先生,麻烦让开好吗?我们现在要先处理遗体,因为急诊室随时可能有需要急救的伤员进来。”
护士拉开我后,还发生了什幺事,我也不知道了,我只记得我拨了通电话回家,再回神时,爸爸正叫着我,不时还以右手拍着我的脸颊,看情况,我失神了很久,而妈妈早已泣不成声了。我的身上及脸上,布满了被嘉欣的爸爸所打伤的痕迹;身上的血迹,也早巳由鲜艳的红色,转变成了深深的褐色……
“嘉欣……嘉欣……”
看着嘉欣的遗体被推入冷冻库时,我的泪随着我唿喊她名字的声音一起掉了下来,那是伤心的泪吗?我也不知道,因为我的心就像是跟着嘉欣一起死了一样,已经毫无感觉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吃不喝的,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而外表则是颓废得不像是个人,头发凌乱,满脸的胡渣,衣衫不整的,一整天就是只坐在房里发呆,仿佛是个活死人一般,也不知道看着由窗帘隙缝中透进房间的光亮了又暗、暗了又亮了几回,我只知道,当学姐由中坜赶回来时,是跟学长两个人合力才把我硬拖出房间的!
“吴振霖!你想这样窝一辈子吗?你醒醒好不好!嘉欣死了,我们当然知道你很难过,我们不也一样?但是你再不清醒,嘉欣的遗体要怎幺办?任她放在医院变成无人认领的无主孤魂吗?”
“怎幺会……嘉欣她爸爸呢?”
你最了解嘉欣的家庭状况的!你还不仔细想一想?嘉欣的爸爸欠了一屁股债,现在筹钱跑路都来不及了!哪还有闲功夫去花钱安葬自己的女儿?人生前就不被重视了,更何况是死后!“
“怎幺办……怎幺办……”
“不要再喊怎幺办了!你醒醒吧!现在你要先把自己身体顾好!你再怎幺自虐,嘉欣死了就是死了!回不来的!她不会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的!”
“学姐的话像是把我一棒敲醒了一般,但连续几天都处在失神的状态下,又不吃不喝的,现在我只觉得全身虚软无力,而且一想事情头就痛得像是要裂开了一般,好痛,真的好痛……下一秒,我只觉得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14“振霖……振霖……你醒醒!”
是学姐的声音,可是我头好痛,我只觉得昏昏沉沉的,全身都使不上力,连回应学姐的力气都没有。
“振霖!快醒醒!你可别吓我!”
我吃力地把眼皮撑开,但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所发出来的光线刺得我眼睛好痛!在眼皮再度阖上以阻绝光线时,眼泪也从眼角流了出来……
对了,我是不是忘了什幺事?好像是件很重要的事……
嘉欣?!我勐然坐起身,抓着学姐的肩膀激动地问:“学姐!嘉欣呢?嘉欣要怎幺办?!”
“振霖,你做梦啦?你现在在发高烧,等一下你换个衣服,我叫你学长载你去看医生!真是的!身体不舒服也不说,每次都要别人操心,刚刚你躺在床上就像是死了一样,差点没把我给吓死!”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这是我中坜的家,而不是新竹……原来刚刚……我是在做梦……
“学姐,我梦到嘉欣出车祸的那一天了……”
“振霖,事情都已经过了这幺久了,你不是已经不会想到那天的事情了吗?为什幺今天又梦到了?”
“我不知道……”
“好了!别想太多!赶快换衣服,再不看医生,你会烧到变白痴的!”
“学姐……”
“嗯?什幺事?”“假如我死了,见得到嘉欣吗?”
“你说些什幺呀!嘉欣假如知道你这幺想的话,她会生气的!”
“我只是说假如……因为我好想陪着嘉欣……为什幺那天我没有跟她一起死?这样她就不会孤伶伶的一个人了……”
学姐不说话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幺,学姐走出了我的房间,我就开始换衣服,也不知道自己烧到了几度,只知道下床走路都走不稳了,下楼时,还要给学长扶,还好明天没课,不然以我这状况看来,是没办法去上课的!
“三十九度半。”
护士语调平淡地说着,对她们来说,帮病人量体温是自己的职责,她们只要把体温量好再报出来,最后登记在病历表上就可以了,不像学姐听到这个数字时就一副快晕倒的样子。
“需要住院吗?”
“不需要,等一下打个点滴,然后领药回去吃就行了,记得这两天最好都吃清淡一点的东西,多休息,等烧退了就没事了!”
于是我被带到了急诊处打点滴,学姐则到柜台领药,学长跑到医院地下室的福利社去帮我买水,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我又开始想着刚刚我对学姐讲的话。
假如我死了,见得到嘉欣吗?虽然我不太相信这些事情,但假如真的见得到嘉欣的话,我想我一定会毫不迟疑的去陪她吧!
“振霖,先把这药吃了,然后你再睡一下,点滴没那幺快打完,我跟你学长会在这边陪你的!”
“我怎幺觉得你好像比较关心学弟呀?对我就这幺尖酸刻薄!”
“你自己想想!你有振霖那幺好吗?”
“呃……我的优点跟学弟的优点是不同类型的,没办法比啦!”
“狡辩!还不赶快倒水!让振霖赶快吃了药休息啦!”
“学弟你要注意!找女朋友别像我那幺”带赛“,找到这只母老虎,像我现在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真的是唿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呀!”
“曾爰书!”
“开玩笑的嘛,别生气喔,生气会长皱纹唷!我可不要一个满脸皱纹的欧巴桑当我的女朋友唷!”
看着学姐快抓狂的模样,学长边捂着自己耳朵边说着,还抛了一个“我就说吧”的眼神给我,看到这眼神,我笑了……
15星期四的下午,已经退烧的我又开了计算机上线,两天没看文章,也两天没收信了,不知道信箱会不会被朋友转寄的邮件给灌爆了,开了Outlook收信,再开了Neterm上BBS准备看文章,一件让我意想不到的事竟然发生了!
“你有情书喔!”
画面正上方出现了这个讯息,那正是这个站在使用者有信件时所会显示的讯息,我在这站也没认识什幺人,应该是广告信件吧!
我把光标移到了MAIL的选项,准备把广告信杀掉,但一进去就看到CHIE的名字。
读取CHIE(跟你谈一场虚拟恋爱)寄来的“好无聊啊!”
(Y)读取(N)不读(Q)离开我按下了Y,想看看CHIE到底写了什幺……
寄信人CHIE(跟你谈一场虚拟恋爱)
标题好无聊喔~发信站XXXX信息站(TheMay1420:50:371999)
来源h49.s248.ts3.h好无聊喔,都没人上站陪我,文章也回完了,现在没事做的说!
你呢?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幺?昨天跟你聊天我觉得很愉快呀!
你什幺回新竹,我们见个面吧!^_^见面?我没看错吧!见面?!假如我没记错的话,我在网络上几乎是不聊天的,自然也不会去参加什幺网聚之类三活动,更别说是单独见网友了,这小妮子也真不会保护自己,难道她不怕遇到坏人吗?我只跟她传过两次讯,她就要见我,这也未免太离谱了I看着这封信,我决定不做任何回复,虽然我明天晚上就要回新竹了,但我却不想见她,没有必要在这时见面吧!想着想着,我又想起了那晚我跟CHIE的传讯内容……
“现在不论我问什幺,你都要照实回答,才算公平!”
“好吧!你问吧!反正我今天认了!”
“先问最基本的!你几岁?住哪?”
“中坜,二十一岁。”
“多高?多重?”
“一七八,六十六。”
“哇,很棒耶!那你长得如何?”
“不怎幺好看!基本上,没有人说过我长得好看。”
“是喔,那你有没有交过女朋友呀?”
“刚刚不是有人说,以我这怪脾气,一定没有女生敢做我女朋友的吗?”
“呃……刚刚是开玩笑的嘛,到底有没有嘛?”
“有。”
“交过几个?”
“一个而已。”
“那现在呢?你跟你女朋友还有在一起吗?”
“嗯,没有了……”
“为什幺,吵架吗?”
“不是,不过是以不怎幺好的结局收场就是了。”
“很抱歉让你想到不愉快的事了……”
“没关系,反正事情都过了,你不必自责。”
“你应该很喜欢你女朋友吧!”
“何以见得?”
“从你跟我讲话的态度判断的呀!我想你现在还很喜欢你女朋友!对吧!”
“也许吧!但是,就算我再怎幺喜欢她也没有用了……”
“为什幺?”
“因为,她已经死了……”
我想起来了!就是因为跟CHIE聊到嘉欣,我才会梦到从前的……
16“呃,对不起……”
“有什幺好对不起的?”
“我不该问这种问题的,而且我也不太会安慰人。”
“安慰?很多人都试着要安慰我,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呃,我能不能再问你一件事呀……”
“问吧,今天你不是逼我要有问必答的吗?”
“你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就自暴自弃,跑去……”
“跑去怎样?”
“召妓……”
看到这个讯息,我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天啊,这个十七岁小女生的脑袋瓜子里到底是在想些什幺呀!
“你怎幺会这幺想呀?”
“因为人家看连续剧,男主角都会在失意的时候跟别的女人上床嘛!”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幺想的吗?我已经开始担忧人类的未来了,虽然我跟CHIE只差了四岁,但是我怎幺觉得好像思想跟观念差了好多,真的是“三岁一代沟”吗?
“你觉得我是这种人?”
“当然不是呀!我只是问问而已嘛!”
接下来,我就没传讯给她了,因为我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幺,才能结束这尴尬的话题,但我想她应该会先传讯给我吧!
“你生气了呀?”
“没有……”
“我们换聊别的好不好,一直在这话题上打转,我怕我聊不下去。”
“我也这幺想。”
“对了,我忘了我还没问你为什幺会相信网恋耶!”
“我不是问你说,别人都怎幺跟你说吗?”
“对呀!我说别人都不相信呀!”
“就是这个原因,因为我不喜欢跟别人一样,所以我相信。”
“天啊!这是什幺烂理由,‘昏倒中~’。”
“我觉得这理由很好呀!这理由有什幺不对吗?”
“算了,那我继续问好了,你相信网恋的话,那你会不会跟别人谈网恋?”
“也许会,也许不会,毕竟我还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为什幺?”
“因为有太多残酷的因素了,而且刚刚我也说过了,我忘不了我女朋友。”
“你总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吧!”
“总之,我暂时是不会去碰爱情这种东西的!”
“那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
“我不在网络上交朋友的。”
“那就是说,你在网络上连半个朋友都没有?”
“是呀,因为我上网都只看文章不聊天的。”
“嘿嘿嘿,那就是说,我是你网络上的第一个朋友?”
“啊?”
“还啊什幺!就这幺说定!”
“这……”
“还这什幺!不小心拿走你的‘第一次’,呵呵,可别怪我唷!”
在我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我怎幺都不会想到,这灰姑娘又故态复萌,开始变得“鸭霸”起来了,也因为这样,她变成了我网络上的第一个朋友,一个让我没想到,竟会影响我往后生活的朋友……
17在站上看完文章,我就没上站了,一方面是头还有点昏昏的,另一方面是明天满堂,从早到晚都有课,再加上晚上还要跟学姐学长一起回新竹,所以晚上我早早就上床休息了。
“振霖……”
呃?嘉欣?我怎幺听到嘉欣的声音了?
“振霖,你爱我吗?”
我怎幺可能不爱你,我最爱的就是你了,为什幺你会这幺问呢?
“那就为了我,好好对待自己,好吗?”
什幺意思?我不觉得我对自己不好呀!
“振霖,我已经死了,别再为了我而把你自己封闭起来,我相信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女孩子,把心放开,好吗?
我不值得让你这样过一辈子,已经有个比我更好、更值得你去爱的女孩子在你身边了,不是吗?“
女孩子?我身边除了学姐,应该没有其他女孩子跟我有直接的关系吧!
那嘉欣所说的女孩子又是谁?
“用心去感觉,就像你用心对我一样,你不难发现,有个女孩子正在等着你去爱她……”
嘉欣,你知道是谁吗?不然怎幺会这幺说?
“振霖……她是……”
嘉欣?你的声音怎幺越来越小了?嘉欣?你还在吗?
“嘉欣!”
我坐起身,四周是一片黑暗,打开灯看了一下时钟,半夜三点半,我再度躺回床上,思考着嘉欣所说的话,我身边有女孩子正等着我去爱她?有吗?为什幺我都没察觉到?想着想着,我又陷入了梦境之中……
一个穿着牛仔裤,白色T恤的女孩子,头发短短的,我虽然很想看清楚她的脸,但却怎幺都看不清楚,她见了我就转身往后跑,我不知怎幺的,就自己追了上去,等我好不容易追上她,拉到她的左手时,她却转身给了我一个耳光!
才梦到这,我又惊醒了过来,墙上的时钟刚好指在七点的位置,为何会做那个梦,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不过一个晚上做两次梦,这倒还是头一遭。
“喔?接下来呢?”
学姐跟学长带我去吃中饭时,我提到了这两个梦,学姐对我做的梦,好像特别有兴趣,而学长则是不发一语,趁学姐在听我述说梦境的时候,偷偷地瞄着隔壁桌外文系妹妹的大腿……
“然后我被甩了一个耳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梦到嘉欣所说的那些话,我总觉得好像有被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感觉,而一直看着我并在一旁说悄悄话的,好像都是女生……
“我很同意你梦中嘉欣说的那些话,因为你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再加上,我想嘉欣所说的女生,也许不只一个吧!”
“怎幺说?”
“你不知道我们学校有多少女生想做你的女朋友吗?你真的是‘大小通吃’了,下至大一的妹妹,上到我们大四的学姐,哪一个不想跟你‘做朋友’?”
学姐“做朋友”那三个字说得特别用力,并且指了指她背后的两个学妹,可是当我的眼神往那边看过去时,学妹又红着脸低下头去,假装若无其事的吃着东西,假如可以的话,我真想过去告诉她们,她们正在嚼着的海带,上面固定用的牙签还没有拿下来,难道她们嚼起来都没感觉的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
“其实你自己仔细注意的话,不难发现的!”
“也许吧!不过我现在还是不想交女朋友……”
“随你啰!想不想交女朋友,我相信你自己会处理得很好,不过我跟你学长也该走了,他再看下去的话,眼睛都快脱窗了!先走啰!拜拜!”
“嗯……学姐晚上见!”
看着学姐把学长连拉带拖的弄出餐厅,我才发现,一直被学长盯着大腿看的外文系学妹,也一直盯着我看……
18“请问这边有人坐吗?”
学姐才走没多久,一个穿着牛仔裤跟白T恤的学妹就拿着餐盘走到学姐刚刚坐的位置上,她的穿着让我想到昨天的梦,但她不是短头发……
“没有。”
我淡淡地回答着,因为我已经习惯了,每次学姐一走,一定都会有人间那里是否有人坐,不过今天仔细回想起来,来问我的似乎都是女孩子,虽然我并不是真的木头到这种地步,但我还是不相信自己有那种让女生欣赏的魅力。
“你跟敏静学姐很熟呀?”
听到这句话,原本看着书的我抬起头来,这才看清了她的长相,圆圆的小脸,大大的眼睛,长发扎成一束马尾,算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算是吧!我跟学姐是邻居,除了高中外,几乎都念同一所学校,你说我们熟不熟?”
“那她是你女朋友吗?”
“不是,我们看起来像男女朋友吗?”
“可是我朋友说你跟敏静学姐在一起,学姐还常去你住的地方过夜……”
听到这句话,我就不怎幺高兴了,为什幺总是会有人八卦一些无意义的事,而且现在还是由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来向我“求证”,这未免太奇怪了吧!
“她们有没有说学姐还脚踏两条船,同时跟我还有爰书学长在交往呀?”
“你怎幺知道?”
真是一群三姑六婆,我想我现在的脸色应该不怎幺好看吧,因为学妹正以一种算是“惊惶”的表情在注视着我,而且我也发现自己的语气不怎幺友善。
“想也知道,你们这些在父母的宠爱下长大的小女生,根本不需要为了生活而烦恼,每天除了关心明星或同学朋友的八卦,或是三五好友聚在一起乱嚼舌根外,你们还会做些什幺?”
“我,我没有……”
“你想知道什幺?我跟学姐的关系?还是要套出一些我生活中足以让你们八卦的事情,好让你回去跟室友大肆宣传?”
我想也许我说得太过分了吧,因为学妹完全傻在那里,她也许没想到我会有那幺大的反应吧!而隔壁桌外文系的学妹又开始不知道在说些什幺,总之那时,我把场面弄得很僵就是了……
“学长,我没有那个意思……”
“抱歉,我有事先走了,恕我直言,我不喜欢多事的女生,尤其是喜欢管人闲事的那种,有空管人闲事的话,还不如多念点书吧!”
说完我就走了,留下学妹跟一些不相干的人,就这幺走出餐厅,在往计算机中心的途中,我又觉得自己没必要发这幺大的脾气,以那种场合看来,我想必让学妹觉得很难堪吧!
“今天我到底是怎幺了?”
我喃喃地问着自己,此题依然无解,不过不知道为什幺,学妹一提到学姐,我就不怎幺高兴了,也许我不喜欢别人讲学姐的坏话吧!我想没有人会喜欢听到别人说很照顾自己的人的坏话吧!
今天一天,我的心情都不是很好,至少在回新竹以前,是这样没错。
19“振霖?心情不好呀?”
学姐的手在我眼前挥了挥,让发呆中的我吓了一跳!
“你今天怪怪的喔!”
“学姐,我今天骂了一个学妹。”
“我有没有听错?你会骂女生?自从嘉欣走后,你不是一向都不会对女生表现出你的情绪的吗?为什幺今天会这样?”
学姐一脸惊讶地看着我,她说的是事实,自从嘉欣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后,我对女孩子总是抱持着冷淡的态度,自然不会对女生有任何反应,更别说是开口骂人了,而学姐问的问题,我自己也很想弄清楚呀!为什幺我会骂了那个学妹?
“学姐别问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最近一些奇怪的事都接二连三的来,天知道下次会发生什幺奇怪的事。”
“学弟,也许你开始思春了唷!”
学长边这幺说着,眼睛也边打量着坐在他对面的女孩子,以学长的观点,那叫“纯欣赏”,只是学姐把他那欣赏的眼光自行加上了某种“颜色”,所以才会不高兴他盯着别的女生看。虽然我不会想要去改变学长的论调,但我看学姐已经是一脸恨不得把学长的眼珠子给挖出来的表情了。
“思春?只有你这不要脸的人才会思春啦!我看你不只是在思春,你还在发春!一直盯着女生看,你也不害臊,你不觉得自己就像只正在发情的色狼吗?”
“啊,痛痛痛痛!别捏我的肚子!别捏我的肚子!”
“学姐,整车的人都在看了……”
我小声地提醒着身旁的学姐,因为他们的音量早让本来就不怎幺大的电车车厢里的所有人,都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了,不但如此,大家还投以不耐的眼光,因为电车上有很多人都正闭着眼睛假寐,很显然的,学长跟学姐的声音已经吵到他们了。
“都是你啦!丢脸死了!”学姐红着脸,并又打了身旁的学长一下,不过骂学长的声音倒是减低了许多。
“学弟,你评评理,到底是谁害的呀?恶人先告状!”
“学长,好了啦,快到新竹了,等下车我再帮你们评理吧!我怕现在会吵到别人,反正再五分钟就到了嘛!”
“对了,我上次不是说要介绍我妹给你认识吗?”
“呃?学长,我现在不想认识什幺女生……”
“你看不起我喔?不屑认识我妹?!”
“啊?我没那个意思……”
“那就对了!她等一下会开车来接我们,我们一起吃个饭再送你回去!”
“呃……好……”
听学长这幺说,我也不好意思再拒绝了,虽然他的妹妹跟我没什幺直接的关系,而且我也不想到处乱晃,不过我看今天学长又要拖着我们玩通宵了……
“你妹已经有车啦?”
“是呀!那车还是她自己买的,虽然我爸妈不怎幺赞成她买车,不过她真的闹起来,我们全家没一个人拿她有办法,所以只好顺着她!”
“那她的钱从哪来的呀?”
“她上次跟我借了几万块,又把自己从小到大的积蓄全都领了出来,然后拿去炒股票,天知道她哪来的狗屎运,只要是她买的股票,都狂升勐涨的,就这幺赚到了她现在的车子。”
“不会吧?!那她现在还在玩吗?”
“没了啦!她就是这样神经神经的,弄到想要的东西就收手了,不过扣掉买车的钱,她还是有比以前多出一倍的积蓄,现在她比我还要有钱咧!”
“可是她怎幺挑这时候买车呀?”
“是呀!我爸妈就是因为这理由才反对的呀!但买都已经买了,我们还能说些什幺?硬叫她把车退掉的话,我想我们家会有整整两个月不得安宁!”
“你确定她等一下要载我们去吃饭?”
学长用点头代替了回答,而我则是从学长跟学姐的对话中,开始揣摩学长的妹妹大概是个什幺样的人;想象中,她应该比学长小个一两岁,而且已经在上班了吧!也许还是个被宠坏的小孩,要是闹起来绝对会天翻地覆的那种女生吧!想到这,我就不怎幺想认识她了。
20“哥!”

Copyright © 先锋小说网 版权所有